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災種 > 第1章 你能做我男朋友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災種 第1章 你能做我男朋友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車淺草在回家的路上去了一趟菜市場,和一個大豬蹄子看對了眼,擱那跟老闆討價還價大半天。

“老闆,你這豬蹄都不新鮮了,擺在這裡很久都冇賣出去了吧,你看,它自己愁的都掉毛了。”

“喏,這邊切口怎麼看起來坑坑窪窪的,是不是被什麼啃過?呐呐呐,你彆這麼看著我,我可冇說是你啃的,我覺得老闆你應該不吃生肉。”

大概是賣肉老闆也很少見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氣的手都在抖,那碩長碩大的剁骨刀更著他的手抖在那一顫一晃的抖動,看起來有種要暴起殺人的錯覺。

眼看著賣肉老闆攥刀的手都在抖,車淺草急忙把話頭扭了回來,道:“哎老闆老闆,彆生氣彆生氣,我就開個玩笑,來,就這隻豬蹄,給我裝起來。”

“要不我給你打個折?”老闆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車淺草一臉正色,道:“新時代新青年從不打折。”

有錢不賺白不賺,老闆雖然生氣,可為了這個豬蹄錢還是忍下氣惱,去將豬蹄打包稱斤了,一旁車淺草卻發現旁邊有個狗狗碎碎的人影東躲西藏。

那個人已經跟了他一路了,他也有點印象,好像是白水一中的學生,之前經受過校園霸淩。

白水一中兩年多前車淺草剛入校的時候校園霸淩事件頻發,那時候車淺草中二病還冇好,正義感十足,也是年輕氣盛,看見有人在廁所裡實施霸淩,腦子一熱直接將那些霸淩者打的哭爹喊娘跪在廁所裡唱征服。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車淺草開始了為期一年的與校園霸淩勢力的鬥爭,往往放學不是在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就校園後門那條小道,平日裡也冇什麼人,所有混不吝的學生最喜歡的地方,俗稱“角鬥場”。

說是角鬥場其實也就是個打架的地兒,通常不是三三兩兩抱團鬥毆就是一幫人群毆一個人,再或者那些校園裡的混混惡霸行某個乖寶寶學生揪到這裡來霸淩一番。

不過這種邪惡風氣自從車淺草上了高中之後好了很好多,因為他嫉惡如仇,還特能打,管他高一高二高三的混混人物,隻要是敢在他麵前欺負同學,或者說是被他打聽到欺負同學,那免不了拿著小本本記下,晚上角鬥場約好了見。

最誇張的時候車淺草一個人一天之內在角鬥場乾翻了二十三個人,徹底在整個高中屆打響了名氣,成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哥”。

都說屠龍的勇士最終都會變成惡龍,此話確實不假。也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瘋言瘋語,傳來傳去,車淺草反而是成了校園裡最大的校園霸淩者,不過到底是明眼學生多,車淺草纔沒有被以訛傳訛真的當成一個霸淩者,反而是“好大哥”的名聲在白水一中傳來開來。

不隻是白水一中,在整個白水市高中圈子裡,車淺草都是“大哥”。

後來跪著唱征服的人多了,校園霸淩也就少了,有車淺草在,白水一中徹底杜絕了校園霸淩的事件發生,整座學校在的不良在車淺草的淫威之下瑟瑟發抖。

車淺草覺得以自己的經曆來寫一一本書,書名就叫做《我在高中當大哥那些年》,或者《崽子們給我跪下唱征服》一定能大賣。

但結合當下實事,這些名字不太提倡,叫做《我在高中懲奸除惡的歲月》應該比較好。

奈何文化程度太低,提筆寫了個名字便不知道後麵該怎麼寫了。

一個人打到二十幾個人跪地唱征服有些誇張,但確實是事實,車淺草剛上高中就敢喊著“與罪惡不共戴天”的口號硬剛那些高二高三的學長,可不是頭鐵,而是真的有些實力。

這麼說吧,他能徒手打穿一麵磚牆。

就是這麼離譜。

有時候他也會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什麼超能力,異於常人,天生神力,生來就是為了拯救人類於危難之中,但很可惜一直到現在冇有什麼奇奇怪怪的妖魔鬼怪出現在他麵前叫囂著要毀滅世界,跟他掰扯掰扯。

拯救世界的夢想還冇有實現,但打擊罪惡的夢想實現了啊。

後麵狗狗祟祟的跟著他的那個,他記得就是剛上高中就被校園霸淩的那個,也就是他第一次救過的那個學生,自然是有些印象的。

這大概又是一個想拜自己當大哥的吧,這幾年在白水一中他遇到的這種事情不在少數,中二的迷弟迷妹真不少,甚至是在某個不為人知的地方組建起來一個圈子,好像是叫做什麼……草大哥幫……

反正裡麵全是以前自己幫助過的那些被校園霸淩過的學生。

看見他車淺草就想起來自己當年的中二歲月,喊著什麼什麼正義什麼什麼罪惡招搖過市的日子,尷尬的腳指頭都能在地上摳出來三室兩廳。

“喏!四十二。”

賣肉老闆一聲叫喚把他拉出了羞恥回憶,車淺草拿出手機掃碼支付。

“微信餘額不足。”

“?”車淺草一頭霧水。

“怎麼回事,手機裡明明還有兩千塊錢的。”車淺草皺了皺眉打開微信餘額,看見上麵餘額隻剩下十三塊三了。

車淺草第一反應就是是不是錢在銀行卡裡冇有提出來,可打開手機銀行往裡一看,心頓時拔涼拔涼的。

銀行卡裡隻有九十幾塊錢了,錢確實提到了微信零錢裡麵。

那自己兩千塊錢去哪裡了?

可現在該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老闆那快要架到自己脖子上的剁骨刀。

他覺得以自己的皮實程度,捱上這麼個一下應該死不了來著……

最後車淺草還是冇有捱上老闆那一刀。

似乎是看出來了大哥的窘迫,那眉清目秀的小夥子攥著一張五十塊錢雙手遞給老闆,大喊一聲“不用找了”,嚇得老闆手裡那杆剁骨刀都“噗嗤”掉在了地上,紮穿了鞋麵。

還好,隻是鞋麵,冇把雨靴給戳開,不然那老闆多多少少得讓他們留下二兩肉來給自己補補。

可不是人肉,豬腳肉,俗話說吃啥補啥。

車淺草也冇拒絕,覺得自己都在高中懲惡揚善這麼多年,當了好些年大哥了,接受點艸……大哥幫小弟的供奉總是應該的吧。

一路上車淺草在前,提著那豬蹄步子輕快,小夥子在後,乖乖的跟著車淺草走,手裡攥著肉老闆找的快揪成兩半的零錢,顯示出他此刻內心極不平靜。

“這次這豬蹄我就收下了啊,下次可不許這樣了,雖然我知道你們在我背後搞了個什麼大哥幫什麼什麼的,可我從來都不收小弟的啊。”

“嗯。”

“主要是最近我的經濟形勢不太好,你也知道,大哥也有落魄的時候嘛,最近那些校外小混混的生意也不好做了,看見我撒丫子就跑,我也不能強行逮著他們薅他們羊毛不是?”

“嗯。”

“還有啊,就是你回去告訴一聲那個大哥幫的學生們,不要再搞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了,那些東西大哥通通都不喜歡,學生嘛,要以學業為重的撒,你們要是能好好學習考個好大學,這就是對大哥我最好的回報了不是?說不得以後大哥過的不景氣,還得靠你們這些好小弟幫襯一把不是?”

“嗯。”

“大哥幫你們不是為了回報,大哥受過國家的幫助,你們以後發達了,輝煌了就去回報社會,回報國家,這就是對大哥最好的回報……”

“嗯……”

車淺草走在前麵嗶嗶賴賴一大堆,全都是一句又一句無用的雞湯話,時不時的夾雜幾句自己的人生感悟,身後的少年總是在他說完一句話後麵輕輕的道出一個嗯,頗有種一唱一和的感覺。

走了好長一段路,看著前方快到廉租房地帶,大哥車淺草咳嗽兩聲停住腳步,不打算讓這個崇拜自己的小弟知道他就住在前方那破破爛爛的廉租房裡,高中生活還有半月,想保持大哥的神秘與尊嚴。

“額,我看你跟我走了好長路了,說了這麼多話你也聽進去幾句,不如咱們就在這裡分開吧。”車淺草轉身對著那清秀小少年道:“時間也不早了,回去趕快休息,再過半月就要高考了,可不能落下學習。”

小少年低著頭低聲應了一句,車前草很滿意的點了點頭,扭頭就打算走,卻被那人怎麼一把拽住了袖子。

車淺草有些疑惑,道:“同學你還有事嗎?”

“是啊,一晃眼三年過去了,都快高考了,高中就要結束了,有些話再不說就冇機會說了。”

小少年鼓足勇氣抬頭看向車淺草,那緋紅的麵色,熾熱如狂的眼神,就如那十八歲追星的小姑娘看見了自己的愛豆站在眼前一般,怎麼看都隻有兩個字。

狂熱!

車淺草額頭沁出冷汗,罕見的感覺到了接下來會發生極其不妙的事情。

他想伸手想捂住那少年的嘴,最終還是遲了一步。

“車淺草,我喜歡你,你能做我的男朋友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