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災種 > 序章:風花雪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災種 序章:風花雪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最是六月風撩人,吹不散的憤懣天。

該是紅紫開時日,隻見百花不見人

她說她喜歡花,卻未曾說喜歡什麼花,大概是因為她喜歡上了所有的花吧。

風花雪月學姐,是很溫柔的一個人。

六月關山還是下雨了,不過冇有雲彩。

洪水過後天氣放晴的很快,學姐說她畢生的夢想就是想看一場花雨,所以那天天上下起來的是花雨,六月關滿山都是花雨從天際降落,花瓣片片灑落猶如夢幻一般的美麗,落在學姐的衣衫上,將她素白的衣衫染的姹紫嫣紅。

這是車淺草見過最夢幻的色彩。

初見學姐是在學校門口不賣花的花舍。

那日風和日麗,微風吹過帶來好聞的味道,是花香,雖不知道是什麼花,但人醉在了花香裡,稀裡糊塗的走進了花舍。

花店裡燈光柔和鋪灑而下,照亮了慵懶的靠在椅子上看書的學姐,旁邊還有一隻布偶懶散的舔舐爪子梳理毛髮。

那隻叫做花語的布偶貓很漂亮,身體毛色泛著淺紫色,隻有四隻腳掌就像是戴了白手套一般的白淨,從那雙藍色的卡姿蘭大眼睛裡能看到傲氣。

可這麼一隻漂亮的布偶貓也奪不走她半分光彩。

柔和的光芒照在她臉上,照的學姐本就白皙的皮膚更有些晶瑩剔透的感覺,即便隻是穿著普通素白的長裙,也給車淺草一種將世界的五彩斑斕披在身上的錯覺。

車淺草也才知道,原來世界上有種白色,比任何色彩都要美麗夢幻。

似乎是察覺到了來人,學姐扭過頭來對他一笑,左眼裡綴著的六片花瓣連成一圈,更襯的她美。

“你好同學,需要來一束鮮花嗎?”

其實他和學姐所見不多,統共算起來,其實也隻見過三四次吧。

第二次見麵是在圖書館,風花雪月學姐與蟬衣學姐在一起研究什麼,他去借一本什麼書他忘了,不小心打翻了學姐的盆栽。

是個很尷尬的開場,但是看著那個傳聞有著嚴重潔癖的學姐毫不猶豫的蹲下身子捧起泥土與那束花,車淺草冇來由的心砰砰直跳。

那時候他就在想,學姐一定是個很溫柔的人吧,溫柔到了骨子裡。

在這座滿是吃人怪物的學院裡突然出現一隻又白又萌又可愛的大白兔,簡直不要太亮眼。

第三次見麵,是在將軍裁決廳,七將軍來了四位,車淺草記得最清楚的還是花將軍,也就是風花雪月學姐。

這次的學姐顛覆了以往無害小白兔的形象,成了學院怪物中最恐怖的的存在。

“經將軍裁決會裁定,於2021年6月1日進入本學院,被判定不符合加入‘華夏災難預防與消除學院’條件,將在進行記憶清除手術後移出學院名單。”

“此裁決經由四位將軍一致同意,被判處有效。”

那日他才意識到,這位學姐其實也是披著大白兔外衣的大灰狼,吃人不吐骨頭殺人不眨眼。

雖然後麵學姐有跟他解釋過這麼做的原因,可再也回不去在他心裡那小白兔的形象了。

第四次見麵……

他從不曾想過,那麼年輕漂亮溫柔的大白兔學姐也會死,這一見便是永彆。

原來學姐說的是真的,他們這些人往往不得善終,所以她纔會毫不猶豫的在那場裁決中同意將他送出學院。

黑淺草答應他的花海來了,他真的讓天空下起了一場花雨,將全世界的花都送給了大白兔學姐,細數天空冇有一瓣花瓣是相同的。

大白兔學姐永眠在了這場花雨之中,車淺草救不活她,但至少保證她是笑著走的。

“隻不過是風花雪月一場夢,鏡花水月一片空。”

學姐老家在滬,入學時遺忘清單上寫的是“想要葬在能看見花海的墓園裡,每天早晨都能收到一束帶著露珠的鮮花”,所以學院花費了很大的代價買通了臨海的一塊地皮搭建一座墓地,從墓地往外看,能清晰的看到不遠處全滬市最美的花海,每日還有專人采摘帶著露珠的鮮花放置在墓碑前。

喪葬的場麵歸於悲傷,車淺草的本意是不想去的,就安安靜靜的待在醫院養傷,可是葬禮結束第二天早上他還是來了,帶著一捧花帶露珠的鮮花放在了墓碑前。

“學姐……走好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