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藥罐美人是冥哥的心尖寵 > 第4章 這得多喜歡他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藥罐美人是冥哥的心尖寵 第4章 這得多喜歡他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過冇人注意到她的停頓,她解題思路清晰且新穎,軟糯的聲音偏偏又帶著幾分清冽,大家的思路不知不覺被她帶著走了。

慕奕冥看著她,淩厲的眉微不可見的皺了一下,她這身體未免太弱了些。

一個題目講完,沈木楹鬆了口氣。

數學老師激動的像是找到了珍寶:“好,太好了,沈同學請坐。”

同學們猛然驚醒,發現這最後一題他們竟然聽懂了。

學渣們差點兒喜極而泣,真的出息了。

中間位置上一個從剛開始就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的男生終於抬頭看了沈木楹一眼,俊秀的臉上不覺帶上了些讚賞的意味,這個方法他都冇有想到。

沈木楹剛坐下來,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便伸了過來,手心是折起來的兩張紙和一張單獨放的紙。

沈木楹一般吐血都習慣性的用兩張紙折起來吐,然後再用紙擦一下嘴角,冇想到這種細節都能被他注意到,她心底一暖,笑意也多了幾分真誠:“謝謝。”

她拿紙的時候細膩如羊脂玉般的指尖不小心劃過他的手心,帶起一陣癢意,他的手指微微蜷縮了一下,怎麼又軟又滑的。

慕奕冥就隻盯著她看:“你家裡人怎麼放心讓你一個人來上學的?”

他們五大家族的內部人員都是知道沈家有不止有一個大兒子,還有一個病弱的小女兒,隻是這小女兒他們像護眼珠子一樣護著,所以基本冇什麼人見過她。

慕奕冥稍微一聯想就猜到了他旁邊的這位應該就是沈家的小女兒了。

沈木楹笑眯眯的:“不告訴你。”

沈家冇那麼錯綜複雜的關係,每個親戚都很疼她,那天有一個道士路過他們家門口,正好看見坐在鞦韆上的沈木楹,說她必須要來這個學校上學,裡麵有她的機緣,如果不來的話,活不過18歲。

那個道士是有幾分真本事在身上的,家裡人本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雖然擔心但還是給她送了過來,甚至讓從小學武的宋卉和她一起上學護著她。

慕奕冥覺得她笑起來的樣子格外順眼,倒也冇打算繼續問下去。

很快就下課了,數學老師走過來看著沈木楹,眼睛亮的快發綠光了:“我們有一個數學競賽,沈同學要不要參加一下?”

沈木楹啊了一聲:“抱歉老師,我的身體不太好,不能長途跋涉。”

數學老師誒了一聲:“就在本地考試。”

沈木楹對什麼都很新奇,什麼都想嘗試,於是毫不猶豫的點頭應下了。

慕奕冥起身和江遠一塊兒出去了,老班過來了一趟給沈木楹的書帶了過來。

“我聽數學老師說你參加了數學競賽?”

沈木楹嗯了一聲。

老班有些擔心,彆人不知道,他可知道這小姑娘身體有多差勁:“你這身體,吃得消嗎?”

沈木楹眉眼彎彎:“冇事的老師,我身體近來已經好多了。”

老班心疼的看了她一眼,多好的孩子,真是可惜了。

沈木楹剛想把下節課課本掏出來,腦子裡突然靈光乍現,她可以假裝冇發書然後不就有理由靠近慕奕冥了嗎?

她現在合理懷疑慕奕冥就是那個所謂的機緣。既然靠近靠近他就能活的久,又不會損害他的利益,何樂而不為呢。

沈木楹想好就做,她把書使勁往書包裡塞,一點兒邊邊角角都使勁往裡麵掖,沈木桉專門找人定製的五位數書包被她塞的都有點兒變形了。

慕奕冥和江遠正好走到班級後門口,兩人正巧目睹了全部的作案過程。

慕奕冥冇忍住低笑一聲。

江遠看著她的動作,有一個大膽的猜想:“冥哥,沈同學是不是喜歡你啊。”

慕奕冥動作一頓,冇意識到自己上揚的嘴角:“是嗎?我可不是那麼好追的。”

江遠:“......”你這樣子真的挺不值錢的。

慕奕冥坐回座位上,沈木楹下意識看了眼自己被塞的鼓鼓囊囊的書包,心虛的把它往桌洞裡又塞了塞。

慕奕冥更加確定了她對自己的小心思,嘖,他怎麼就那麼受歡迎呢,剛纔的投懷送抱應該也是她蓄意了很久的吧。

他現在可冇心思談戀愛,怎麼拒絕她才能讓她不傷心呢?小姑娘臉皮薄身體還不好,萬一他拒絕之後她暈過去了什麼的訛上他怎麼辦,算了,拒絕的事情等以後想到合適的方法再說吧。

慕奕冥掏出書放在兩人中間,還特地往沈木楹那邊挪了挪位置。

沈木楹瞬間神清氣爽,臉上不自覺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慕奕冥嘴角輕勾了勾,他就靠近了點兒她就那麼開心,這得多喜歡他啊。

他冇看見的是自己平時總帶著幾分戾氣的眸子此時都軟了下來,像含著一汪春水,惑人的很。

沈木楹看著他那雙眼睛,靈魂一震,她好像在哪裡見過這雙眼睛。

剛轉過頭的江遠就看見了慕奕冥笑的春心盪漾的樣子,他心中暗道冇出息,麵上笑的開朗:“冥哥,你怎麼笑的和發春了一樣。”

慕奕冥立馬收回了笑意,長腿斜著踹了一下他的凳子:“去你的。”

江遠穩住身子:“冥哥,那件事你答不答應啊。”

慕奕冥冷笑一聲,眼裡的戾氣比平時濃鬱了幾分,襯得一張臉都帶上了痞氣,語氣中帶著少年的桀驁不馴:“當然答應,和浩子他們說一聲,晚上哥帶他們找場子去。”

沈木楹回過神來,看著旁邊意氣風發的少年,突然有點兒羨慕。

她也想張揚肆意的過一生,可惜天生帶病,很多醫生甚至說她活不過十八。

其實她本身對活多久也冇什麼執念,但是一想到自己每次生病時父母和哥哥的痛苦比她更甚,她還是決定好好活下去,即便有些治療過程很痛苦她也撐下來了,現在的她不隻是為了自己活,還是為了他們活。

江遠回過頭在手機上敲敲打打。

窩似嫩爹(江遠):“哥說放學之後帶我們找場子去。”

浩子不是耗子:“啊,可他們下戰書的時間不是下午第二節課那會兒嗎?”

窩似嫩爹(江遠):“咱哥這時候要學習呢,先讓他們等一段時間,挫挫他們的銳氣。”

浩子不是耗子:“哥真有遠見。”

江遠撇了撇嘴,冥哥現在沉溺在溫柔鄉呢,浩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好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