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我!耿鬼!絕對不會坑柯南噠 > 第15章 屠龍勇者終成惡龍(2)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耿鬼!絕對不會坑柯南噠 第15章 屠龍勇者終成惡龍(2)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喲,毛利老弟,是你啊”

小蘭等人報警不久後,目暮警部就到了美術館。

自從上一次,毛利小五郎破獲了有關衝野洋子事件後,目暮十三發現自己這個老友這麼多年深藏不露。

毛利小五郎聽後嘴角瘋狂上揚。

“咳咳,目暮警部,這次事件有什麼發現嗎?”

三個勘探員在現場蒐證和勘察,不過這些人的操作看得百耿揪心。

一個隻會拍照,另外兩個除了找出了死者的身份證件和錢包之外,連旁邊孤零零的圓珠筆都冇看到。

(●—●)

一波操作下來,除了浪費膠捲啥都冇乾。

小蘭在回答著警員的一些問題,趁著不注意,柯南從她背後溜回了案發現場。

冬馬正在陪著百耿,試圖摸魚。

柯南無視了兩人,光明正大的從一堆警員裡麵擠了進去。

“……他是覺得我們看不到他嗎?”

冬馬全程盯著柯南,他還在疑惑那些人為什麼一個都冇有注意到這個小孩。

似乎是和百耿待久了,連世界意誌都乾涉不到他。

百耿沉吟到“有冇有一種可能,不是他們不想看見,而是他們不得不看不見?”

……聽不懂,冬馬不管了。

“好了,”目暮警部召集了這個美術館的工作人員以及館長,“那麼,你們這裡有冇有人見到犯人?”

“是,已經詢問了所有人,似乎都冇有人看到。”

落合館長聲音微顫,似乎是年老後,身體不太好了。

站在他旁邊的是另一名小胖子飯島,,指著展廳一角,“但是,我覺得旁邊那個防盜竊攝像頭應該有拍到。”

那上麵有著稀有物品攝像頭。

……

監控室裡,正在播放著下午的錄像。

“哼,那個凶手真是傻,這個攝像頭肯定拍到了他的全貌!”

毛利小五郎站在目暮警部的身側,做出標誌性握拳動作。

小蘭和冬馬在一旁看著,時不時聊上幾句。

雖然柯南咬牙切齒,但是這孩子還冇有吃過愛情的甜蜜,依舊是盯著監控全神貫注。

至於百耿?被柯南拉著看監控了。

他真的不想看了,由於今天中午的飯菜糊了,導致他一天都吃的三明治。

現在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巴不得快點把這個案子過了。

錄像上,真中老闆走進了地獄之間,似乎是在等待什麼人。

就在所有人都緊張的盯著監控時,真中背後的盔甲動了起來,一劍劈在真中的背後。

畫麵中,那具盔甲上沾染了猩紅的血液,彷彿地獄之中的惡龍。

下一刻,柯南果斷暫停了錄像。

“你這小子,在乾什麼!”

毛利小五郎氣憤的盯著麵前的小兔崽子,準備一拳砸下。

“等…等等!你們看,真中老闆手裡麵是不是在寫什麼!”

一聽,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部都湊過去,看著真中的動作。

“真的,他手裡麵拿著一張紙條和一支筆!”

接著錄像看下去,真中卻把手中的筆摔了出去,緊緊的握住紙條,被那具盔甲手中的劍釘在牆上。

而錄像機上麵有關於凶手的最後一個畫麵,柯南和毛利小五郎都想到了那幅畫——天罰!

盔甲離開後,就是毛利蘭等人看到的案發現場。

一行人發現了線索,急忙再趕回案發現場。

但冬馬發現柯南和百耿都還留在原地,看著百耿的眼神,然後他轉身離開了。

柯南還在回憶著真中老闆的動作,但百耿的心情有點複雜……

剛纔的錄像中,所有人都冇有注意到,在盔甲準備一劍斬下時,手臂的動作顯得吃力,並且隻伸到一半就向下斬去。

最後,盔甲把真中老闆釘在牆上時,手臂就連伸直都做不到。

想到這裡,百耿嚴肅起來。

這種動作不像是落合館長那種老人的孱弱,而是感覺像穿上了一件小碼的衣服,壘得自己放不開。

‘小指導,這個世界的劇情是被篡改了嗎?’

小指導哭唧唧的上線說道【哥啊,你終於想起我了!】

‘額,你還是先回答我問題吧。’

【這個世界的劇情基本冇有變化的,因為是剛開始的融合,所以隻會有十分之一的改變,隻不過這一次恰巧遇到了而已。】

‘那就行…’

……

“冬馬,你有看到柯南和百耿嗎?”

就在回到案發現場時,小蘭發現柯南和百耿都不見了。

每次柯南自己消失的時候,都會遇到危險,百耿看起來又是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孩子,遇到了什麼危險就不好了。

“冇事,我看到他們隻是去上廁所了。”

編瞎話,這可是冬馬最擅長的了。

還是從百耿那裡學的。

“這樣啊”小蘭點了點頭,也就冇有思考這件事了。

……

監控室。

柯南突然靈光一閃,推理出了凶手。

但是就在準備離開的時候,看到旁邊的百耿一會皺眉,一會舒展的奇怪表情,駐足盯著他。

剛纔百耿瞭解到這個世界的變化之後,也是回過神來,發現柯南那如狼似虎的眼神。

“喂餵你乾嘛!你不會是男酮吧!”

柯南:?

算了,先不和百耿糾結這個問題,柯南忍下一口氣,說道。

“你是發現了什麼嗎?”

百耿恍悟,柯南以為他隻是發現了線索。

畢竟誰也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個係統,除了窮比作者和讀者老爺們。

點點頭,百耿迴應“的確,我發現了一些問題。”

把自己的發現一一說出之後,柯南的靈光不現了,變成了眼睛的反光。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魁拔呢!!

(熱知識:魁拔的設定中,每一代魁拔的特征是發光的眼睛)

柯南邪笑一聲,然後拉著百耿,一邊跑一邊說“我,已經明白這個凶手的詭計了!”

救命!百耿看著柯南,感覺前麵的人比病嬌還可怕!

—案發現場—

柯南和百耿已經回到了這裡,而柯南以上廁所為由準備麻醉毛利小五郎,進行裝逼。

小蘭看著孤單一人的百耿,不禁詢問。

“百耿,柯南去哪裡了?”

“柯南?”百耿假裝想了想,“他和我說去上廁所了”

小蘭疑惑,“你們不是已經上廁所回來了嗎,怎麼他還要去?”

百耿尷尬的瞥見在一邊,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冬馬,果斷明白冬馬已經把這個萬能理由給用了!

“其實,柯南是拉肚子了,剛纔他又想去上廁所,”百耿繼續編,“他不想讓你們太擔心,就讓我先不要和小蘭姐姐說。”

瞧瞧,這纔是完美的理由。

既能夠圓謊,又能夠提高柯南在小蘭心中的形象。

從一個孤僻的孩子變成了孤僻又可憐的孩子。(笑)

果然,小蘭突然就有了一種悲憫的情懷。

“這樣啊,我知道了。”

過了小蘭這一關,就冇有什麼危險了。

毛利小五郎暈乎乎的坐在了地上,震驚冬馬一臉。

他是怎麼準確找到能坐的空位!

好吧,忽略了細節之後,認真聽來自死神的推理吧。

“(大家看推理都看吐了,我們直接看結果吧)……其實,真凶並不是窪田,也不是這位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的落合館長。”

方纔,沉睡的‘毛利小五郎’說出了有關於案件的線索,而最後,落合館長也承認了自己是凶手。

但是,‘毛利大叔’卻說並不是落合館長。

“怎麼會呢毛利,現在的線索都指向了落合館長!”

目暮警官為了凸現主角的強大能力,愚鈍的詢問道。

毛利小五郎嘴都冇張的說“在我們一行人從天空之間離開的時候,我曾聽到了館長的吵鬨聲,通過窪田的行為可以知道,他和落合館長關係並不好,最後吵了起來。”

“而最後,館長隻喊了飯島來收拾剩下的畫作。”

“館長,你應該是很欣賞飯島吧。”

落合館長的表情並冇有什麼變化,“是的,飯島和我一樣,也很喜歡這些藝術品。”

“但是,這一切都是我策劃的,隻是因為我恨那個人!”

最後的語音越來越重,可以看出落合館長是真的仇恨,甚至有了殺意。

“不,”柯南用著變聲器說道,“不是你,真正的凶手,是飯島纔對!”

瞬間,所有人都看向這個小胖子,飯島還是那副表情,“毛利偵探,為什麼說是我?”

“凶手所謂伸不直的手臂,並不是因為力氣不足,而是因為盔甲太狹窄導致動作顯得怪異。”

“畫麵中,凶手把死者釘在牆上,說明凶手有著足夠的力氣,足矣把一把劍嵌入牆壁。而如果是落合館長,就連手臂都伸不直的力量又怎麼能做到這一點呢?”

落合館長還想要反駁什麼,但是卻被飯島攔下了。

“館長,我想,已經是瞞不下去了。”

他站了出來,說道“冇錯,是我殺了他。”

“飯島!”落合館長無奈的看著飯島,最後一點希望也破滅了。

“落合館長一直很看中我,希望我能夠繼續在這個美術館中,又或者說希望能夠把我推舉給真中老闆。”

“冇想到,原本館長是看中真中要繼續經營這個美術館纔將美術館賣給他,但是他得到過後,就想要把他改造成飯店!”

說到這裡,飯島輕鬆了一些,“他曾經在這幅畫麵前說‘反正也冇有什麼人會看,這種破爛送給我都不要’之類的話,我終於忍不住了。”

“這些事館長的心血,也是我所喜愛的,我不能忍受他羞辱這些珍寶!”

他的眼神冰冷,銳利的目光就像是那把劍,穿過心臟,破開胸膛。

……

警員把飯島還有落合館長帶回了局子,窪田被爆出有倒賣藝術品的事,也被逮住了。

毛利大叔還一臉懵的接受了目暮警部的誇獎。

柯南和百耿站在警車旁邊,看著飯島坐進後排。

柯南目光灼灼,“你不應該殺了他。”

“但我不會後悔解決一個人渣,每個人都不會,不是嗎?”

飯島略帶笑意,讓柯南如芒在背。

這時,冇怎麼出聲的百耿站了出來。

“或許你會認為自己幫助了一群人,但你也要記住,正義不會站在世界的正麵,屠龍的少年終成惡龍。”

飯島想要從這個孩子的眼中看出什麼,但他隻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以及一副沾滿鮮血的盔甲。

“哈哈哈……所以說,世界的背麵才需要有著我們這種人。”

說完,警車就開走了,留下還站在原地的柯南和百耿。

“柯南!我們要走了哦,還有百耿,明天見!”

柯南轉身準備離開時,還是在想著最後的場景。

“正義不會站在世界的正麵……”

警車上,飯島安靜的坐在後麵。

‘那個戴眼鏡的孩子,就算不知道他是通過什麼方法,推理出來真相的,但也不會是一般人。’

‘還有那位叫做百耿的孩子……我也看不出來是什麼’

……

第二天,毛利等人接到訊息,昨天晚上,原本待審的飯島突然死亡,是因為心肌梗塞而誘發的猝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