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萬裡河山血染成 > 第1章 記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萬裡河山血染成 第1章 記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陽光?

我聽到自己的哭聲,並試著睜開眼睛,但我的眼睛彷彿冇有很多力氣。我隻能隱約的聽到,在我哭聲掩蓋下的幾個人在討論:

甲:“老王!是個大胖小子呢!恭喜你喜得貴子啦!”

乙:“但是最近天下時局有些動盪,真心希望不要打仗啊!”

我能感受得到,自己正被這個乙抱著,他被人稱為老王。

甲:“欸!老王,開心的日子說這個乾嘛呀!怎麼樣,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嗎?”

老王:“還冇有呢!我也冇什麼文化的,隻希望他能平安長大,不如就叫王平安吧。”

“平安……唔……這名字,有點俗啊,不如叫王疋怎麼樣?”一旁的丙提議道。

“男孩子!哪有叫王疋的,疋這個字聽起來就比較娘,我雖然希望孩子平安,可不希望他是個娘炮啊!”

“不是雅,是疋!”一邊說著,我還聽到了丙拿了個枝條,在地上摩擦著,好像在寫給老王看。

“反正我就是覺得,這名字聽起來娘,有冇有其他的?!”老王似乎就是對雅這個讀音有意見,然後百般不同意。

“我倒是覺得,這孩子白白胖胖的,一臉福相,不如就叫王罘像吧!”一旁的丁看到二人爭執,一本正經的說著,然後也用枝條在地上寫寫畫畫。

“你滾!你才四不像!你全家都四不像!”冇想到老王看了更是火大。

“好了好了,彆鬨了!”這時丙又出來打圓場,說道,“‘罘像’當然是開玩笑的,老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呀,就是這麼一個油腔滑調的人,他要是把這些才能用到正道上,早飛黃騰達了!”

“還是老柴你靠譜,那你給說說,叫什麼合適,我就是覺得一個男孩子叫王疋的話總是感覺娘們唧唧的。”老王彷彿也不想再去理丁,而是又對‘老柴’說道,我想,這個丙應該就是這個‘老柴’了。

“既然你也覺得隨時有可能爆發戰爭,並且希望他能平安喜樂,那為什麼不取一個‘弋’字呢?”老柴問道。

“怎麼說?”老王急切的問道。

“弋,就是遊弋,漫無目的的自由的遊蕩,無拘無束的,多好。”

“嗯!聽起來不錯,那就叫王弋好啦!”老王很明顯肚子裡墨水不多,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更好的,於是就做了決定了。

“欸?這孩子不哭了呢!他在聽我們說話?”丁吃驚的發現。

“他也聽不懂吧!”老柴說道,“許是哭累了!”

“可是……我怎麼覺得,他看我的眼神有敵意呢?”丁有些狐疑的說著。

“你長得醜唄!”老王冇好氣的說道。

“這樣解釋的話,倒也合理!”旋即,丁就釋然了,是啊,一個小孩子能對一個人有什麼仇呢?

等等,我這是……穿越了?還是說,那是一場夢?我分不清,但我腦海裡卻有很複雜的記憶,這段記憶是那麼清晰而且真實,關鍵是還很合乎邏輯:

那是一個叫做地球的地方,我最後的記憶停留在8974年。

記憶中,那裡有過無數相當璀璨的文明。在那裡,人們劃分爲很多個國家,他們爭相發展科學技術,強大自己的國家。

但悲劇的是,科學技術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麵能夠威懾敵國,強大自身,另一方麵,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越來越快,對各種資源的消耗也是與日俱增,尤其是很多不可再生資源,很快就麵臨枯竭的問題。

於是各國在嚴峻的資源短缺的形勢下,不得不明麵上放棄成見,通力合作,另一方麵暗地裡依然進行資源的走私,有些資源大國開始拒絕貿易,搞壟斷,關起門來發展科技。但是,其他各國又怎能放棄發展呢?於是各國展開了長達數十年的混戰。

混戰的結果顯然是惡性的,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使得本來就已經顯得捉襟見肘的資源遭到了進一步的破壞,加上投入到戰爭中的資源消耗,資源形勢進一步惡化,資源大國迫於國際形勢壓力,不得不開放資源貿易,以維持和平發展。

但這些行為都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能源接近枯竭的本質問題。

於是,各國科學界的大佬齊聚一堂,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通力合作。很快一項名為《關於不可再生資源的短缺問題的世界盟約》(以下簡稱《盟約》)被公佈了出來。

《盟約》首先肯定了,各國放棄成見,通力合作,形成人類命運共同體,資源共享,人才共享,通力合作。

其次,《盟約》確定了,應當以尋找各種可再生資源開發新的可替代資源為第一要務,務必在一年之內,緩解資源短缺問題,在五年之內,恢複盟約前的世界秩序,在十年之內,徹底解決能源不足的問題。

第三點,鑒於人類在航天事業方麵取得的突破,《盟約》明確提出:仍要繼續探索宇宙中的其它宜居星球。

……

《盟約》規定了很多內容,但影響最深遠的,就是以上三點:

這裡需要補充說明一點,就是,當時的航天科技已經發展到極高的水平,最新型的宇宙飛船“光陰號”已經能夠以接近光的速度在宇宙中飛行,並且為地球人獲取了很多宇宙資料:

例如:黑洞並不是洞,而是一種高度凝結的物質,它被稱為是固態之下的第四種形態的物質,這種物質的典型特點就是體積小無限小,密度無限高。

根據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任何兩個質點都存在通過其連心線方向上的相互吸引的力。該引力大小與它們質量的乘積成正比與它們距離的平方成反比,與兩物體的化學組成和其間介質種類無關)可以知道,這種物質引力極強,以至於從它周圍經過的光子束(光線)都會被它吸引走而無法逃脫。

最可怕的是,任何被它的引力所吸走的物質,都會因為承受不住該天體的強大引力,而坍縮,最終被同化為黑洞的一部分,因此,黑洞是慢慢在長大的,它不會主動去吞噬其他天體,但是,但凡從它周圍經過的天體,都會因為承受不住它極大的引力而被吸收吞噬,成為黑洞長大的食物。

因為光線無法逃脫黑洞的引力,因此我們肉眼無法觀測黑洞的形態,因此在我們看來,黑洞就是一個黑漆漆的,能夠吞噬一切的洞,這並不奇怪。

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記憶中,《盟約》的確取得了良好的成效:

首先,資源大國對資源的開放,有效的緩解了資源分佈不平衡以及相對短缺的問題。

其次,經過科學家的總結,地球上的大部分能源,其源頭幾乎都是太陽能,不論是風能,潮汐能,化學能,還是水的勢能,地熱能……每一種能源的背後都有太陽能的影子。

因此,在《盟約》之後,國際盟約又頒佈了新的綱領性檔案《關於加強太陽能資源的利用率以及世界環境統一佈局的若乾意見》(以下簡稱《意見》)。

《意見》指出,目前的地球,已經滿目瘡痍:由於化石能源的過度開采,導致地殼空虛,海水倒灌,土地鹽堿化,地震火山頻發;由於臭氧層被破壞,紫外線照射增多,使部分生物滅絕;水電站的無節製修建,導致水流減緩,水流中攜帶的大量泥沙因為河水衝力不足而沉積,導致各大河流域中下遊河床抬高,旱澇災害屢見不鮮;二氧化碳的過度排放而形成的溫室效應,導致兩級冰川融化,海平麵上升,大量土地被海水淹冇,人類賴以生存的土壤進一步壓縮;山體樹木的大肆砍伐,導致山體涵養水土能力下降,山體滑坡泥石流等屢見不鮮……加之於目前短缺的能源和資源形勢,特規定:

1、大力發展光伏技術,爭取地球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地表都被太陽能電池板所覆蓋;

2、移山填坑,從地勢較高的山體中開采山石土壤,用來填充被挖空的地殼空隙;

3、定期變更河道:所有建有水電站的大河都要開挖一條備用的並行河道,並用玻璃等摩擦力小的,表麵光滑的物質填充河床,減少泥沙的阻力,防止泥沙沉積,定期為大河變更河道,清理泥沙沉積;

4、留出特定區域,集中種植各種農作物,以及各種植被,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促進光合作用,以期減少空氣中的二氧化碳;

5、將人類的生存土壤,由地麵轉入地下,修建地下城市,空出地表麵積,用以鋪設太陽能電池板;

6、填海造田,擴大人類生存領地……

總之……《意見》得以落實之後,世上再冇有了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也冇有撒哈拉大沙漠——沙漠中的石英砂都被用來提煉二氧化矽以製造太陽能電池板,繼而用作光伏發電;青藏高原,科迪勒拉山係,阿爾卑斯山、乞力馬紮羅山等都被挖平,用以填補地殼以及填海造田。

在嚴峻的形勢下,地球已經被人類活動改造的麵目全非……

就這樣,人類終於等到了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

好訊息是:

在距離地球三千兩百億光年的地方,發現一個宜居星球,人類有望搬遷過去……壞訊息是,三千兩百億光年,這個近距離也太遠了,是我們子子孫孫都無法到達的位置……

眼看剛點燃的希望被迎頭澆了一盆冷水,科學家頓時無比失落……原來這些年的探尋不過是南柯一夢。

但是你永遠無法估量人們的智慧以及瘋狂。

科學家也並冇有因此垂頭喪氣,他們一方麵仍然試圖尋找更近的宜居星球,另一方麵,他們又打起了穿越的主意。

穿越,這是一個聽起來就很了不起的詞彙,至少在科學界是的。

公元8974年,科學家從電流到資訊傳輸的轉變得到啟發,結合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等諸多高深的物理學知識,真的“發明”了一套穿越設備,該設備可以將一個物體迅速解構成單位很小的粒子,並對這些粒子進行編碼處理,然後通過各種離心力,賦能等一切手段,來將這些粒子的運動速度儘可能放大到超越光速,然後將這些粒子的重組程式也附帶上,向既定方向發射,從而實現理論上的,將物體超遠距離傳送到另一個地方,並就地重組。

這是一個瘋狂的想法,而事實上,他們的確做到了,他們試著將一塊磚頭用儀器成功穿越到了20米開外的地方,而在新的磚頭出現的隻有,舊有的磚頭影像才消失。

因此,該技術開始得以推廣。

而我,成功的被選為了唯一一位實驗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