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9章 途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9章 途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鐵蛋,我突破到第一重了!”張為炫耀道。

“哞哞哞!”鐵蛋生氣的罵道,“你無恥,我都感受到我辛辛苦苦修煉出的靈氣,都被你小子給搶走了!”

張為,隻認為這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牛,普普通通的母牛罷了!

與之前的道路並不相同,伴隨越來越靠近蜀門關,便慢慢繁華起來,原本百裡不見一座的驛站,現在百米便有一個,一道一道的收取過路費,也難怪這蜀門關商業落後。

後麵忽然來了一列車隊

載著幾大桶汙水。

張為秉持著少惹麻煩的原則,儘量避開。

可是這鐵蛋感受到他以前老婆的氣息,氣憤著擋在車隊的前麵。

“哞哞哞”鐵蛋狂叫著,“你們今天死定了!”

張為看著車隊護衛立馬持刀前來,頓時扶額,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啊!

“前方何人?莫要耽誤了我關主大人的時間。”為首的護衛大吼著。

隻見鐵蛋,卯足了勁,直衝了過去,將為首護衛頂飛出去,撞在車上。

汙水橫流,地麵腐蝕。

張為眨了眨眼,鐵蛋不簡單啊!

看來今天也是不能善解此事了。

後麵的轎子裡,走下來一位女子。

隻說這女子雖似仙子,不食人間煙火,但其雙眼中的精明算計,卻道儘了此女子的不簡單。

“發生了什麼?”女子看了看周圍,不禁皺了皺眉頭。

一位護衛跪下,爬了過去,然後誠惶誠恐的說著,

隻見哢嚓一聲,那護衛人頭落地。

“冇用的東西!”女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張為搖了搖頭,這世道,草菅人命竟如此平常。

鐵蛋已經被護衛控製住了,不停的掙紮著。

張為拿出帶鞘之劍,可幻化成十八般武器,張為心中默唸,一把玄鐵大刀立於身旁,催動皇經第一重,天命之威,貫穿於刀刃間。

女子見狀,笑嗬嗬的揮了揮手,“還真是個有趣的小弟弟,正巧薑兒妹妹缺個小奴隸,抓活著,給點教訓就行。”

女子身後閃出兩道身影,正是那佳輝與小洛師兄弟。

“是,主人!”

二人齊出。

張為看著麵前的二人,感受到他們之間微微的羈絆,心想這二人,便是師父說過修煉的合陽之道。

心中警惕起來,看了看鐵蛋已經掙脫,與護衛搏鬥著,他也好全然投入戰鬥。

“哼,小屁孩,真不知道你怎麼殺的我兄弟們。”佳輝摸刀暴起,劈了過去。

張為來不及多想,一個側身,髮髻被削斷了,披頭散髮。

“黑鴉襲!”

一斬飛鏢飛來,正中麵門,張為潛意識大喝一聲,“退!”

一道皇者威壓將飛鏢打落。

張為意外覺醒第八世記憶碎片之一,聖旨意!

“嗯,有點意思。”小洛縱身一躍。

“席捲,晚鴉歸巢!”

一群烏鴉聞聲而來,向張為俯衝突刺。

一旁佳輝也毫不留情,“席捲,魔刀千刃!”

劍氣縱橫八萬裡,颯颯東風細雨來。

點點雨水打在烏鴉身上,鴉群突然哇哇哇大叫,彙聚為一,經劍氣洗禮,羽化為劍,瞬間讓張為感受到死亡的氣息。

同樣,他二人的纏綿的樣子也映入腦海。

“聖旨意!破!”

言出法隨,卻也抵擋不住。

張為隻得硬撐下去,張為越陷越深,眼看著就要撐不住了。

“停吧,我也看倦了,抓起來吧!”那女子打了打哈欠,“那牛也留活的,到府上,等想吃了再吃,可彆像這次一頭犛牛吃了半月,都餿了!”

說著,回到了轎子裡。

眾人按吩咐行事。

“師兄,這小子我們就放了?”小洛拉著拉佳輝的手。

佳輝摸了摸師弟的頭,“傻小子,怎麼會呢,但還是拿狗官人頭要緊,跟著他女兒,更好接近。”

小洛靠近一些,害羞的說著:“一切都聽師兄的。”

護衛們把鐵蛋關進籠子裡,那籠子正是他老婆被殺的地方,怨氣,憤怒,激盪在鐵蛋心中,這大力牛魔經,即將突破第一層。

“主人,人帶過來了,隻不過已經暈了。”佳輝拖著張為。

女子嫵媚一笑,“把他抱進我轎子裡吧。”

看著佳輝和小洛清秀而邪魅的臉龐,女子咯咯咯的笑,“大黑,要不你也上來,讓主人開心開心。”

小洛急了。

引得女子發笑,“如何?你二人一同也好!”

“請主人自重!”佳輝拱手說道。

便拉著小洛離去。

“哼,這性格,等回到了家,便讓父親把你們通通變成我的私奴,儘情玩弄!”

她抱起了張為,看著這秀氣的小臉龐。

“薑兒妹妹,我可是給你找個好玩具哦!”

女子抱著張為,享受著懷中的溫度,體驗著當媽媽的感覺。

“小兒,小兒,媽媽就給你尋你的娘子去。”女子癡癡的笑著。

張為雖然已經暈倒但是強大強大的精神力,仍然可以感知外界,隻是力量已經無法支撐自己的身體。

感受到柔軟與溫暖,還有久違的媽媽的感覺,張為的意識逐漸崩塌,突然一道喝聲將他喚醒。

感受到張為的變化,“你真是個有趣的小弟弟。”說著捏了捏張為的臉。

“要不是打算將你送給薑兒妹妹,姐姐我一定好好的寵愛你,隻不過我引以為豪的母禦之術,竟然冇成功,哈哈哈哈,第一次碰壁!”

想著想著,抱著張為睡著了。

從小到大,隻見過母牛的他,他經得起這樣的誘惑,張為心中快要破功了,突然一道梵音飄過。

張為又陷入了沉睡。

“我這睡美人也失效了,哼,等他起來,我一定要問問他。”

她今天已經被打擊壞了,媚術對剛纔那倆個帥哥冇用,對個清秀的小男孩也冇用,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冇有化妝啊?

車隊慢慢駛入蜀門關。

這車子誰敢攔!

......

酒館裡,一老頭突然哎呀一聲,“去接張為,完了,這回得晚了啊!既然可能已經大概進來了,那我再喝會吧!”

夢無田還是緩緩的進入了夢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