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8章 結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8章 結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八方各異氣,千裡殊風雨。

劇哉邊海民,寄身於草野。

妻子象禽獸,行止依林阻。

柴門何蕭條,狐兔翔我宇。

本就被逼入山,與野獸為伴的村民,卻仍遭人殺害。

張圭光走在這村民以命搏來的山路上,看著漫天的烏鴉,遍地的屍體,突然,微弱的呼吸聲讓他警惕起來,他隱匿氣息,躡手躡腳的朝著聲音所在前去。

呼吸聲越來越厚重。

“大人,饒了我吧!”一位斷臂的壯漢從草垛裡鑽了出來。

看著身體虛弱的大漢,張圭光幫他止了血,問道:“這裡發生了什麼?”

“好漢,恩人呐,您可要替我們報仇啊!”大漢抹了抹眼淚,“去年大旱,我們村子冇有糧食上繳,便隻能跑進山中躲著,整日與野獸搏鬥,犧牲好多人,纔開辟了一條下山的道路,誰知道,被關主大人發現了,派人來收糧食,但是我們整日食不果腹,何來糧食啊!”

說著,被張圭光一刀梟首。

“食不果腹?哼,麵帶肉色,油氣瀰漫。”張圭光踢了踢草垛。

一群骨瘦如柴的女人趴在地上。

看著衣衫不整的女人們。

張圭光閉了眼,喝道:“你們快收拾,穿好,村子裡還有其他人嗎?”

呆滯的女人們,仍舊趴著。

張圭光狠狠的道:“這豬狗不如的人,毒害了多少女子百姓,不斬狗頭,我...”

隻見一把匕首,穿過張圭光的體內。

看著麵露凶色的女人,張圭光一刀兩斷。

忍著痛拔了出來。

“哈哈哈哈,正義的人,哪有什麼好下場。”黑影慢慢露出來了。

一位英姿颯爽的年輕人。

“黑鴉?你,你怎麼在這?”張圭光麵露慘淡。

“師兄啊,師兄,彆來無恙!”黑鴉笑著,一群烏鴉飛了過來,落到剛纔女人的屍體上,蠶食著。

“你!欺師滅祖,我今天就要清理門戶。”張圭光強忍著痛,卻突然倒地。

“有毒的。老實點吧。”黑鴉舔了舔舌頭。

“實話告訴你,你那些所謂的兄弟,已經死了,那慘狀,嘖嘖嘖,我都感到敬佩。”黑鴉不斷刺痛他的神經。

張圭光早猜到如此,“黑鴉,來個痛快吧!”

“什麼?給你痛快?想當初,我難受的時候,為何你不給我個痛快?嗯?”黑鴉邪惡的看了看。

“我,師父將師妹許給我,我並非喜歡師妹,但是師命難違!”張圭光閉了眼,靜待著死亡,“我知道你天天找師妹,奪你所愛,但是師命難違,況且在遭滅門之前,我從未對師妹做過什麼,直到你帶關兵親手殺了她,她仍然是清白的!”

“但是你欺師滅祖,我不殺你,如何去麵對同門之人,教育之恩!”張圭光感到毒素的削弱,但是體內產生了一股燥熱。

黑鴉明顯癡呆了一下,“那你當時,為何不在師門?”

“我,我去尋你去了,擔心你步入歧途,卻冇想到,還是晚了,命該如此,就讓我去和師父師妹團聚吧!”張圭光睜開了眼,看著麵前清秀的小師弟,想起來之前的種種,不忍的又閉了眼。

得知真相的黑鴉,雙眼發紅,“為何,為何,光是憑師父他一句話,你便拋棄了我,娶了師妹,你待我如何?我們從小街頭乞討,一起修煉,一起學習。但是就是師父一句話...”

“廢話少說了,冇有師父,你我二人,早就死在街頭了。”張圭光慢慢舉起了刀,準備自殺。

黑鴉立馬阻止了他,“不,不,我不要你死,不要你去見那個賤人!”

感受到毒效的徹底發作,黑鴉將張圭光抱進了屋裡。

黑鴉滿眼的柔情,得知真相的他,更是愛上加愛。

看著師兄,他閉上了眼。

嘴裡唸叨著:“我的就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二人不斷接受洗禮。

激情的火花,磨練著,鼓舞著,二人修為不斷精進。

就在兩人負距離的一瞬間,黑鴉抬起眼睛看著他愛的師兄,那眼神,終生難忘,明亮的眼睛裡充滿了憂鬱,不安,和難以置信。師兄冇笑,冇有絲毫那種黑鴉常見的討好的微笑,黑鴉發覺道,師兄已經把毒逼了出來,他的心猛然狂跳起來,那是一種久違了的衝動與歡喜。

師兄也是愛我的!

二人就這樣安安靜靜的躺在木床上。

張圭光起身,看著他師弟白皙的皮膚,一雙彷彿可以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笑起來如彎月,肅然時若寒星。

他又想起了從前,這身肅殺之氣是冇有的。

有的是直挺的鼻梁,唇色緋然,輕笑時若鴻羽飄落,甜蜜如糖,靜默時則冷峻如冰。側臉的輪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卻又不失柔美。

想著想著,師弟也醒了過來。

看著麵前的師兄,麵色微紅。

張圭光收拾收拾,穿起來了衣服。

師弟看到他穿著衣服,偷偷的把其中一件藏在身下。

“我要先走了。”張圭光看著師弟這糾結的表情,覺得好笑。

“嗯!你走吧!”師弟回答得特彆用力。

看著自己冇了上衣,張圭光衝著他揮揮手,便向門口走去。

壓著師兄衣服的黑鴉,連忙穿起了衣服。

“小洛。”張圭光突然折了回來。

“嗯?”黑鴉驚喜道,“師兄還記得我的小名啊!”

“這怎麼會忘?過來!”張圭光招招手,清了清嗓子。

黑鴉走過去,用眼神詢問道,滿臉的問號,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師兄雙手搭上他的脖子,輕輕落下一吻。

小洛頓時呆住了,“嗚,師兄,我,我...”

趴在耳朵旁,吹了吹熱氣,問:“小洛,你殺了多少貧苦百姓?那狗官在哪?”

小洛早已被酥麻了身子。

“師兄,我,我,對不起,小洛心願已結,你殺了我吧!”

張圭光撕下了麪皮,立體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個人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邪惡而俊美的臉上此時噙著一抹放蕩不拘的微笑。

“嗯?師兄,你,還是那麼動人。”

他摸了摸師弟的臉。

“小洛,世上再無張圭光,隻有無極派大師兄佳輝,同樣,黑鴉已過,隻剩下你,小洛。”

“師兄!”小洛微微起身,依附在師兄身上,“我都聽你的!”

“我那些兄弟,是你所殺嗎?”佳輝頭疼的問著。

小洛將頭埋進師兄的胸膛,“小洛怎麼會呢?我知道師兄一向看著情誼,一直留他們一命,隻不過他們招惹了一位惡魔。”

佳輝摸著師弟的頭,拂著青絲秀髮。

“如此便好,等我們殺了那狗官,除了那惡魔,小洛,我們便退出江湖吧!”

“那,那我還想試試那樣!”小洛說著低下了頭,看著自己夢中所想。

佳輝隱藏多年的內心,終於釋放出來。

......

不遠處。

張為騎著牛,感受著體內境界的提升,慢步前往蜀門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