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6章 弑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6章 弑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冇有晚風吹笛,冇有月光煮酒。

空蕩的街道上,血氣瀰漫死寂。

望著麵前熱鬨非凡的俠盜客棧,強烈的反差,讓張為不禁失神。

“俠盜?盜?有趣,有趣。”反應過來的張為走了進去。

看著作樂的眾人,張為搖了搖頭,師父說過,瀉水置平地,各自東西南北流,命數如此,我如何乾涉。

“小二,上酒!”張為大喊。

“客官,來嘞,本店新推的醉半仙,您要不嚐嚐,買了酒,還給客官配上小菜,如何?”小二恭維的笑著。

“好,上吧,這客棧,為何還搶了酒樓的生意。”張為問道。

“原來是個酒樓,幾月前才改的客棧。”小二眼神躲閃,起身大喊,“醉半仙一份!”

“客官您就坐,稍等片刻。”小二急忙去端酒。

張為坐下後,客棧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剛纔還飲酒作樂的眾人,皆是埋頭吃飯。

“客官,酒來了!”小二激動的把酒放在桌上。

張為也不客氣,直接一口悶了,體內陰陽二氣突然躁動,感受到陰陽二氣的排斥,張為吐了出來。

“這酒你確定是酒嗎?”張為心中警惕。

小二大吃一驚。

迎麵走來了一位刀疤大漢,“你小子什麼意思,我們還能賣你假酒嘛!”

眾人起鬨,“就是,就是,我們都喝的好喝。”

“你是來找茬的吧!”說著刀疤把刀拿了出來。

張為心想著不要惹是生非

“今天算我倒黴,結賬吧!”

“哼,醉半仙,十兩黃金!交錢吧!”刀疤笑了笑。

“十兩黃金?你這酒是是金麥子做的,還是這破碗是金子做的?”張為大怒。

“哼,廢話少說,兄弟們,有人要吃霸王餐怎麼辦?”

“殺了,殺了,殺了!”

張為大罵老和尚,“這就是你說的好客啊!”

說著,手摸向了劍鞘。

“恩人,恩人!老頭來看你了!”門口突然傳來那老乞丐的聲音。

張為慌了,“老人家快跑,此處是黑店。”

可是老人還是被人拉了進來。

“很好!小六乾的漂亮。”刀疤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嘿嘿,二哥,抓了老頭還不容易嘛!”小六舔了舔嘴巴。

“恩人呐,我孫兒醒了,您吉人自有天相,彆管我了。”說著老乞丐掙脫了小六,衝著刀疤而來。

張為生怕老人命喪於此,立馬側身將老人擋住。

可是誰想到,一把匕首就這樣刺進了張為的右臂之中。

張為吃痛,難以置信的看著麵前的老人家。

“哈哈哈哈,費老真是大才,如此妙計,兄弟們,拿不起武器的人,這不是板上肉了,任我們宰割!”刀疤大笑。

“哼,江湖陰險,這世家小子,活該!”費老拍手,“上吧,搶利落點,吊著一口氣,說不定還能勒索一下。”

沉默已久的張為,摸著鮮血直出的右臂,思想受到衝擊,價值觀的崩塌,令張為癡笑著,慢慢的紅了眼。

......

遠處,儘力飛的蟲子,感受到這沖天的邪氣,“不好,這夥盜賊竟能破了那小子的道心,這魔佛之法,若如此揠苗助長,便隻能像我一樣,修的寂滅佛法,卻終於此。”

蟲子剛來到客棧。

邪氣沖天。

眾人吃力的應戰著,刀劍亂舞。

一群毫無功法的強盜,慢慢落入下風,張為此刻,心中善意的破碎,讓邪念得已強大,陰陽二氣的調和,也無能為力,隻有靠他自己!

玄鐵出鞘,劍意濃厚。

感受到主人強烈的殺意,玄鐵劍身,閃爍著陣陣血光。

費老躲在一旁,“刀疤呀,都是你,不等老大來,擅自行動,這可如何是好啊!”

“你還有臉說,快把老大留的玉章捏碎啊!”刀疤大喊著,吃力的應戰。

作為二哥的他,儘力的保護其他盤兄弟,麵前雖然邪乎強大,但畢竟是個小孩,還是能應對一二。

慢慢的,他感覺到不對勁,他的刀出現了裂痕。

張為頂著刀疤的一刀,閃到了費老身旁,眼中閃過一絲不解,隨後便被憤怒矇蔽了雙眼。

一劍下去,身首異處,沾到血的玄鐵劍,更加可怕。

眾人看著費老的慘死,不禁無力再戰,看著破碎的玉章,刀疤一咬牙,“兄弟們先走,我來拖住他。”

說著,便衝了上去。

眾人不逃,跟著他們的二哥衝了過來。

張為弑殺的邪性已被激發,看著眾人的襲來,他前所未有的暢快,如圖魔鬼一般,殺入其中,劍身血淋淋,整個客棧血淋淋。

看著兄弟們的慘死,刀疤瘋了,“大哥,我對不起你!”說著,衝向了張為,一劍封喉。

看著滿地的屍體,張為坐在地上,癡癡的大笑。

蟲子感受到客棧裡的慘狀,又抬頭望瞭望了天,“天道不公啊,你,你立劫,為什麼用這群人的性命,他們,哎,他們也是窮苦人啊,又非世家大族,是被壓迫到極限的苦命人啊,阿彌陀佛!”

蟲子飛了進去,默默的看著張為。

心中不免心酸,“說得是天選之子,不過是天道棋子罷了。而我,哈哈哈哈,枉我算計一生,現在連個棋子也不是,被當成工具了,哈哈哈哈哈哈!”

“清心咒!”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

萬變猶定,神怡氣靜。

塵垢不沾,俗相不染。

虛空甯宓,混然無物。

無有相生,難易相成。

份與物忘,同乎渾涅。

天地無涯,萬物齊一。

飛花落葉,虛懷若穀。

千般煩憂,才下心頭。

即展眉頭,靈台清悠。

心無罣礙,意無所執。

解心釋神,莫然無魂。

水流心不驚,雲在意俱遲。

一心不贅物,古今自逍遙。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

微風無起,波瀾不驚。

幽篁獨坐,長嘯鳴琴。

禪寂入定,毒龍遁形。

我心無竅,天道酬勤。

我義凜然,鬼魅皆驚。

我情豪溢,天地歸心。

我誌揚邁,水起風生!

天高地闊,流水行雲。

清新治本,直道謀身。

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唸完,蟲子靈體消散,這道家的清心咒,竟不弱於那靈山的佛祖的大悲咒,原來父親您,不是偏向玄凱啊......

張為慢慢冷靜,陷入了昏睡。

躲在遠處的鐵蛋,瑟瑟發抖,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

蜀門關,一大漢淋漓的斬殺守關將士,突然心中一悸,立馬脫離了戰鬥,遠去。

看著這頭豺狼的離去,將士們撒腿就跑“關主,關主,我們贏了。”

關內,那關主不停的摸著身旁私奴的身體,嗬嗬笑著,使勁一推,“給,賞你們的,儘情玩耍吧!”

眾人歡呼

“多謝關主!”

撲向那眼神呆滯的私奴。

誰是真豺狼,顯而易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