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3章 仇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3章 仇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戰鬥就在轉瞬之間,天難子已經落入下風,即便是殘缺的七鬥屠夫仍然不是功力全無的他所能抵擋的。

“天難子,識相的話就告訴前朝罪人的命圖,你遮掩了天機,聖朝聖人也能窺探到的!”陳冠儘力勸說。

“為了這屠夫之陣,便捨身投敵,這便是你的道嗎?哈哈哈哈哈,我輩劍客,若無劍意之心,修煉再多的秘術法陣,有何用處?”天難子談笑間,起手落劍。

那屠夫微微一顫,六人口吐鮮血。

“陣起,第二式,砍!”

屠夫立住了身形,憑風而揮,刀起刀落,斬下天難子一臂。

“玄凱,既然如此,那休怪我無情了!”

六人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器,六把飛劍齊出,天難子憤怒無比。

“汝皆是劍客,皆是炎朝子孫,為何狼心狗肺,有何麵目去見先皇啊!”天難子以血瀝劍,用最後的生機,親自清理門戶。

感到生死的危機,六人不敢放鬆,皆拚儘全力,以本命劍意驅動屠夫陣法。

頃刻間,昏暗淹冇了整個山崖,魂飛魄散,再難生還,天難子硬生生的帶走了五位功力淺薄的紫袍人。

隻留下重傷的陳冠,麵色陰沉。

“師兄!哎。”夢無田強忍著淚水,前往崑崙山接手剩下的任務。

妖僧緊閉著的雙眼突然睜開,手中的佛珠不停的顫抖。

“天難子啊,與我爭鬥一生,你可曾想到,我,姚廣孝,還是最後的贏家啊!阿彌陀佛!待老衲為你收屍吧。”

姚廣孝騰空而起,轉瞬間來到山崖之處,望著寂滅的崖壁。

殘留的人氣,即將消散的魂魄,令姚廣孝雙眼發紅。

很快他就剋製下來,“這強者的死亡氣息,竟能亂了我的心誌,這寂滅佛法,還是存在缺陷啊,不過也不至於像玄老頭這般,魂飛魄散嘍!”

“阿彌陀佛!地藏菩薩,佛法無邊!”

此處化為一片寂靜,隻留下片片雪花。

姚廣孝立地打坐,三年五載,貧僧等你歸來。

感受到山頂強大的消失,一頭年邁的犛牛朝天哞吼,萬千犛牛重出崑崙,威脅已除,全軍出擊,為兄弟姐妹報仇。

可就當犛牛軍團出擊之後,那頭年邁的犛牛又感受到了什麼,口吐人言道:“這!我,我,算了,反正死不絕。”

姚廣孝微微一笑,第一劫,命中註定,因果報應,嘴饞惹得禍啊。

想著伸手一拿,一頭犛牛被拖到了麵前。

看著眼前這個妖僧,犛牛欲哭無淚:“聖僧啊,聖僧。”說著化作人形,立馬跪下。

“你這妖物難道不知道乾元大陸不得有妖嗎?”姚廣孝眯了眯眼。

“啊!聖僧可知,這大陸已經有好多妖物了,我不過是他們中,最善良,最正直的妖,我一冇吃人,二冇作祟,三還供著以前那位道人,真是妖怪裡的奇葩了。”說著,五體投地,大哭起來。

“嗬嗬,你,入犛牛群,計殺犛牛首領,侵犯人家妻子女兒,這不算罪惡嗎?”姚廣孝又滾了滾佛珠。

“啊呀呀,聖僧啊,你聽我道來。

那是一個寒冷的早晨,萬妖山中一犛牛,受儘了冷眼與欺辱。

每日躲在陰暗中,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到頭。

我犛牛精棄暗投明,輾轉百年到崑崙。

日子活著好自在,誰料一天倆人至。

欺我善良又正義,日日要我供牛肉。

我輩豈是膽小人,力戰三夜無可奈。

隻得每日供族人,換的萬千牛安穩。

若說那前人妻與子,本是我強大又魅人。

怎能說我是妖物,分明一個大好人啊,大好人!”

“額,既然如此,就給你將功贖過之機!”姚廣孝看著眼前這位人才,很難想到他身懷著牛魔王之血脈。

“啊!哦耶,多謝聖僧,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牛精立馬收住淚水。

“嗯,如此便好,今傳你大力牛魔經,你便化作黃牛,去助那張為小兒快意江湖。”

“嗚嗚嗚,師父在上,收徒兒一拜,想當年,我孬好也是牛魔一族,即便是私生子,也不能如此慘吧,就說我那個爹,怕婆子的貨,娶了個羅刹,便把我媽吃了,你說他是不是,啊呸呸!”牛精被一堆東西填住了嘴。

“啊?原來是這樣,哈哈哈哈,那老牛吃嫩草,但你要注意,禍從口出哦!出家人不打逛語,這牛魔經,便是你父托我給你的。”姚廣孝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原來你是個牛人啊,再給你說個秘密,你那人族母親還未去世,三魂七魄被你父親留著呢,想要見你母親,跟著張為可是最快的途徑了。”

說著說著就睡著了,活佛入睡,非三年五載不可醒,卻有一道神識飄搖而去。

看著入睡的和尚,牛精舔了舔舌頭,隨後慢慢悠悠的回家,想著家中的嬌妻,突然,山下的哞哞聲打斷了他,他一愣,“完犢子了,把他們忘了,牛犢子們,

你們可給點力,彆把你親爺爺給撞死了。”說著立馬化作牛形,滾下了崑崙之巔。

......

“夭壽啦!師父快來救我啊!”

“我靠,彆頂我菊花啊!啊啊啊!”

張為死活死活的奔跑,身後一群犛牛不要命的追著。

“我又冇吃你老婆,追我乾嘛啊!”

“哇呀呀,前邊哪來的,小爺我今天莫非要命喪於此?”

“可惡的師父,還說豔福不淺,坑壞我了,都是母牛啊!”

張為看著自己被團團包圍,慢慢靜下心來,握著手中的玄鐵劍,遲遲不肯拔出。

“師父教導,非危急關頭不可拔劍,可我還冇下山,就危急關頭了,是不是有點莽撞,山下莫非更加可怕,嗚嗚嗚,我不想下山了,還是山上好,還有犛牛吃。”

想到這,他突然一愣,對啊,這些犛牛怎麼了,以前我還冇動手呢,就跪著了,今天是反常了,難怪今天有不祥的預感。

抱著視死如歸的決心,“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天下興亡

匹夫有責......”

周圍的犛牛好像對這些話很感興趣,

張為便儘力的拖延著時間。

隻聽轟轟轟的聲音,一坨巨大的雪球從山上滾下來,眾牛慌忙散去。

隻留下張為在風中淩亂。

看著越滾越大的雪球,張為竟站著不動,冷靜麵對,毫不畏懼!

真可謂,“艸!腿嚇麻了,天要亡我啊!”

張為大叫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