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13章 謫仙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13章 謫仙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眾人看到慕容雅兒,神色各異,薑湯可苦了臉,心想:“定是那老東西的告的密,回去扣他半年的錢

反正他們家野蠻,冇什麼會做詩的。”

“老乞丐,你那詩,哼,灑灑水啦。”慕容雅兒嘲諷道。

老乞丐一愣,“哼,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鬼,老夫得夢中謫仙之教誨,學的是仙人之詩,狺狺狂吠之徒,寫不出詩來,老夫讓你好看!”

說著一把毛筆騰空而出,散發出強大的氣勢。

“器體!”薑湯大呼!

慕容雅兒皺了皺眉頭,心想著:“就算爹爹來了,也不一定乾過這老頭。”

張為看著那磅礴的氣勢,心中大駭。

“看來小子今天就要喪命如此了。”張為心想著。

“哼,小張,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豈能輕易言棄。”一道滄桑的聲音在張為耳中迴盪。

“嗯?你是誰?”張為一愣。

“我是誰,不重要,我也不知我是誰。你就當我是那魏小子口中的謫仙吧!”

張為大驚,“前輩,莫非你是那遙不可及的詩聖?”

“哈哈哈哈哈哈,這我可不敢當,但是傲氣的說,我可是酒境之道,詩境之道,劍境之道,三道巔峰!”

張為撇了撇嘴,“切,那還不是冇有到聖境嘛!”

“你小子!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臭小子!”

“嘿嘿,前輩,那我是不是可以虐他!”

“嗯?虐當然談不上,但是我眼裡,他不就是個小孩子嘛!”

張為微微一笑,慢慢走了出來!

老乞丐看了看麵前的小屁孩,不禁哈哈大笑,“你們是認輸了嗎?讓這一雜毛小子來作詩,真是冇人了呀!”

眾才子也是麵色難看。

隻有薑湯眼睛發光,“嗯?這子?這,這,竟有我賢婿之資。”

被慕容雅兒引來的薑雪也看著下麵那位少年。

慕容雅兒看著自己兒子深陷尷尬,心中不免愧疚起來。

就連後麵的慕容邪也略略有些不爽麵前的老頭,可是打不過。

唯獨後後麵的夢無田,坦然的喝著酒,慢悠悠的走著,“不就是個器體嘛,大驚小怪,想當年,宮裡掃地的就是,哼!”

......

“小子,怎麼樣?想得如何了!”老乞丐摸了摸鼻子,看著麵前這小孩,總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哼,小魏子,見到你師兄,還敢如此!”張為氣勢洶洶的說道。

“嗯?你是何人?”魏萬大驚。

“哼,聽好了!”張為大喊。

眾人皆被吸引了目光。

幾隻烏鴉飛過,“哇哇,哇哇,傻子!”

看著半天一言不發的張為,眾人心鬆了下來,幸好冇丟了老臉。

張為心中急迫,“爺爺,爺爺,親爺爺,人呢,爺爺,人呢?”

半天無言!

又幾隻烏鴉飛過,“哇哇,哇哇,一群傻子,一群傻子。”

眾人開始幸災樂禍。

魏萬直接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半天憋不出來屁,哈哈哈哈,拿錢來吧!”

突然,“這小子,有辱斯文!”

張為聽到那熟悉又美妙的聲音,趕忙喊到,“爺爺救我!”

“哼!今天就治一治這小子!”

張為心中出現一首絕詩!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

魏萬大驚,一收高傲之色。

薑湯細細品嚐,“月,出於天山雲霧間,一派雲海蒼茫、氣勢磅礴、雄偉壯闊的景象。風,漫天遍野的大漠朔風,猶如虎嘯狼嗥,吹遍玉門關內關外,氣勢多麼龐大,異域何其粗獷。好!”

“長風幾萬裡,吹度玉門關。”

薑湯皺了皺,“玉門關,這可是聖朝之關!”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色,思歸多苦顏。

高樓當此夜,歎息未應閒。”

一詩唸完,眾人沉默,就連那魏萬也愣了神。

張為一甩袖子,“哼!”

慕容雅兒也一甩袖子,“哼!”

薑湯也一甩袖子,“哼!”

薑雪也一甩袖子,“哼!”

眾人也一甩袖子,“哼!”

魏萬搖了搖頭,“你怎能寫出如此像謫仙的詩句,怎麼可能!”

張為大怒,“哼!小魏子,都說了是你師兄,咋還不信?”

魏萬狠狠的說道,“一詩可得,但是僅憑偶得一不應景之詩,老夫不服!”

張為笑了笑,心中又浮現一詩,蜀道難!

“咳咳,那你便聽好了!”

“噫籲嚱,危乎高哉!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

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

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鉤連。

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

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岩巒。

捫參曆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歎。

問君西遊何時還?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

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

連峰去天不盈尺,枯鬆倒掛倚絕壁。

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

其險也如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

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

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側身西望長谘嗟!”

一詩下來,眾人寂靜。

薑湯握著薑雪的手,唸叨著,“賢婿,賢婿啊!”

薑雪看著下麵的張為,好奇又崇拜。

魏萬腿軟下跪,癡癡的看麵前的張為。

慕容雅兒臉色難看,豺狼嘛。

慕容邪咬了咬牙,這詩要流傳出去,我慕容家可就完了。

夢無田被酒嗆住了,震驚無比。

張為擺了擺手,“嗯?還有什麼要求嗎?小魏子?”

魏萬將筆收回,恭敬的說道:“請大師兄告訴我師父位置。謝恩後,定當以死賠罪!”

張為心裡喊了喊,冇人答應。

隻好開始忽悠,“魏萬!你怎麼敢稱呼師父,你可行過拜師之力禮,你貪財好利,以才謀財,文人所不恥也!”

魏萬低了低頭,“我有負文人墨客,愧對師父之教誨啊!”

“今日我,我便投身軍中,為國效力,直到死去!”

聽到這強者要去從軍,薑湯大喊,“先生不可,先生滿身才華,何不教書育人,來我蜀道書院,傾儘一生啊!”

慕容邪忍不住了,“大膽啊薑湯,此等人才,抵禦妖族,乃是我們大幸,你圖謀不軌,寓意如何?”

看著慕容邪的到來,魏萬感覺到一絲古怪,為何有種妖氣?

同樣,薑湯把女兒抱了起來,“此次詩會,也是為我女選夫君之比!恭喜這位公子,如此,便趕緊來嶽父身邊。”

薑雪撓了撓頭,隻曉得爸爸要給她找玩伴。

慕容雅兒笑了笑,“我正有此意,兒子,去見你雪兒妹妹去。”

慕容邪大呼,“萬萬不可!”

突然,佳輝和小洛二人合擊,將慕容邪擊落,隨後又轉向張為。

“陽陽奪命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