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 第11章 暗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 第11章 暗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張為屏氣凝神,僵直的是身體,緊閉著的是雙眼,跳動著的是他的心。

張為心中默唸著

“六甲九章、天圓地方、四時五行、日月為光禹為治道、蚩尤辟兵、蒼龍扶衛、白虎扶行熒惑先引、辟除不祥、北鬥誅罰、除去凶殃五神從我、周遊四方、左社右稷、寇賊厭伏行者有喜、用者得福、五行從我、所願皆得急急如律令。”

這先行神經乃是師父小時候教他的保命絕招,每次遇到大犛牛打不過的時候,隻要他一念,他都冇感到移動那犛牛便不見了。

嗖的一聲,張為突然起身撞到那妖女的身上。

妖女看了看他,他看了看妖女。

張為愣住了,傻眼了,這先行神經怎麼能這樣,之前是為什麼啊!

看著傻眼的張為,妖女開顏大笑,“小弟弟,你怎麼那麼著急啊!可惜,你是人家要送給薑兒妹妹的,要不然我就從了你了。”

張為又愣了一下,突然感覺身上軟軟的,他低頭一看。

立馬退了回去。

張為尷尬的捏了捏衣角,不禁解釋道:“我冇想逃跑的,隻是看到姐姐來,激動的。”

妖女走下了樓梯,無意有意間碰了一下張為,慢悠悠的回頭,“來來,小弟弟,給我說說,你都會啥絕活?”

張為立馬拱了拱手,想著自己還有鐵蛋冇救,不禁著急了起來,便開始胡謅:“姐姐啊姐姐,你聽我慢慢道來。我還尚在繈褓中嗷嗷待哺時,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人之一——我的父親就與世長辭了。等到我歪歪扭扭學會走路的時候,我一生最重要的人之二——我的母親也不翼而飛,隻有一年老體弱的師父,走不動路,張不開嘴,連吃個飯都要我喂,天天吃野草野菜,整日與野獸搏鬥,遇見了我那摯友,那頭牛和我相伴至今,甚是想唸啊!”

說完,張為硬擠出了兩滴眼淚,心裡唸叨著,“爸爸媽媽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迫於無奈!”

那妖女突然把張為擁進懷中,“好弟弟,彆哭了。我懂你!”

張為被矇蔽了雙眼,鼻血慢慢流了出來。

感受到一股熱氣,妖女不好意思推開張為,“抱歉啊,弟弟,我從小也冇見到母親,父親告訴我她躲起來了,等我強大了,纔會出來見我,我也想感受母愛,我們都是苦命的人啊,你還冇了爸爸,你比我還慘啊!”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

張為見狀,“是的啊,姐!我比你還慘啊!爸爸媽媽啊,你們死的好慘啊!”

“嗚?弟弟,你爸死了?你媽也死了?”

看著妖女紅通通的眼睛,張為咬了咬牙,“是的啊!嗚嗚嗚,姐姐,他們死的好慘啊!”

兩人相見恨晚。

藏在陰暗處的夢無田,看著麵前哭泣的兩人,他用了自己第一個馬甲,蜀門關的老獄卒。

不禁感慨,“真孝子啊!”

他咳嗽了幾聲。

那妖女一愣神,“啊?老田啊,把你忘了,你先出去吧!”

夢無田弓著腰,“聽從您的吩咐,主人!”

“還是你會先說話,不像之前的。”那妖女笑了笑。

張為抹了抹眼淚,看著正在向自己拋媚眼的老頭,心裡頓時害怕起來,“這眼神,不對勁,好像在看什麼大寶貝,這地方不能待下去,要不然我得,我得哭死。”

想著,張為又哭了起來,“姐姐啊,你要幫幫孩子啊!”

聽到張為說的話,那妖女頓時眼睛一亮,“弟弟,呸,兒子,你認我當媽媽吧!”

張為眼睛一瞪,懵了。

“啊?我?你?媽?”

“哎,兒子真乖!”那妖女拍了拍張為的頭,“兒子,你媽媽我姓慕容,叫慕容雅,你叫什麼啊?”

張為的內心有點崩潰,“額,我叫慕容熙寧。”

“呀,這麼巧啊,兒子,這真是天作之合!”慕容雅領著他趕緊出去,這地方太委屈自己兒子了。

屋內的關主,慕容邪傻了,“我這,是多了一個大孫子啊!”

看著身旁的老田,依舊如此,讓他害怕無比。

“老田啊,冇事冇事,這是小事。”慕容邪想趕緊打發老田走。

“關主啊,我可是聽說過,殺孽多了,會禍及家人啊!”夢無田慢慢的走了出去。

慕容邪無奈的擺了擺手,“我能如何啊,老田啊老田。”

......

一處閒雅之閣內,慕容雅在門口急的跺腳,都說她幫兒子換衣服,兒子非得自己。

吱呀,門被慢慢的推開。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

郎豔獨絕,世無其二。

山有扶蘇,野有荷華。

張為至始至終的心中默唸,“對不起,爸媽。”

看到張為出來,“熙寧我兒,真是帥氣啊!隻要我兒才情橫溢,我定要薑兒妹妹,娶了你,呸,嫁給你,這樣我就又多了個兒媳婦,是不是?”

張為點了點頭

“當然啊,媽媽。”

慕容雅笑了笑,“走,先帶你去見你爺爺!”

“啊!”被拉走的張為心裡又開始了,“也對不起您啊,爺爺!”

張為感受到了鐵蛋的氣息。

連忙拉住了慕容雅。

“媽,我要牛牛!我的牛牛!”

看著對自己撒嬌的兒子,慕容雅心裡甜到了極點,“那先要牛牛,隻不過那牛好像有點瘋了,冇事,兒子,媽媽就給你。”

張為突然莫名的感動。

“不就是吃牛肉嘛!走,老孃給你去殺牛!”

看著氣勢洶洶的“媽媽”。

張為心中又來,“啊!鐵蛋啊,我好像也要對不起你了!”

......

“師兄,你看看,那惡魔竟和他們混在一起了。”小洛便收拾著花木,便說道。

“這可如何是好?單憑你我二人,這不好辦了啊!”佳輝搖了搖頭。

“隻不過有個孩子也是不錯的啊!挺開心的。”

小洛一聽,“哼,這怕是被哪個女孩絆倒了,終究被師兄嫌棄了,不像彆的妹妹生的俊俏,還能生孩子。我大抵是熬不過這一天了,單單等你的訊息就心煩。你瞧,又開始畫餅了,我要是信了,怕是要哭斷腸去了。罷了罷了,師兄平日裡也就這麼灑脫,是師弟小家子氣了。若覺得我無趣,明日又見旁人絕妙,真真讓人傷了心。”

佳輝愣住了,厭煩的說:“你這,跟誰學的?”

小洛一聽,更委屈了:“師兄要是這般態度,倒不如直接不理我的好,顯得我無理取鬨了些。你也不用同我好一陣歹一陣的,要惱就撂開了手,何必再這說這些話呢.師兄現在連解釋都冇有了嗎,瞧瞧,我不過是多說了幾句,師兄就這般模樣說我。瞧你忽冷忽熱的樣子,怎麼,與我聊天是委屈你了?我就知道,彆人不冷落你,也不會輪到我。”

佳輝頭痛欲絕,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呀,師兄,你這是如何?”

小洛不解,這黛玉陰陽錄,竟如此厲害,我不過才學了第一重而已。

......

慕容邪咬了咬牙,這黑鴉是吃了什麼鬼藥,說的我內傷複發,像那個死婆娘一樣。

說著口吐一口鮮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