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四凶之王 > 第5章 交手與陷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四凶之王 第5章 交手與陷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一晚,魔都風平浪靜,可是各方勢力卻是暗流湧動。

秦北山悄無聲息潛入了魔都大學,最大程度隱藏自己的身形,畢竟今天不僅有救亡者組織的行動,鎮守府的人也一定會出手。

數裡外,兩位黑袍人站在一棟樓頂,目光望著魔都大學中戒備森嚴的情形。

其中一人冷笑一聲

“冷無心,你不是說計劃天衣無縫,鎮守府一定不可能提前知曉的嗎?看來你這救亡者三長老當的,還真是有些力不從心啊。”

“少廢話,就算被鎮守府知道了,我們手上還有那件寶貝,隻要大帝不來,整個魔都還冇有什麼人攔得下我們。”

“那件東西,不到萬不得已,儘量不要使用,使用的代價,就算是吾族內哪位大人用了,都有些承受不住。”

冷無心不以為意地哼了一聲

“放心,一切都在計劃之中。”

隻不過另外一人卻有些憂心忡忡,冇有再說話。

“計劃開始,”

冷無心低喝一聲,猛然甩手,一股咒力突破天際,隨著咒力炸開,一道巨大的符文佇立在天空中,彷彿是某種信號。

“長老發信號了,大家行動!”

魔都大學周圍的街區中突然出現了許多咒術法陣,隨著一道道亮光閃爍,許多黑袍人出現在了魔都大學附近,隱隱有將整個魔都大學包圍的趨勢。

在魔都大學的中心處,柳驚雲與謝長歌臉色有些難看。

“幸虧昨晚和今早便及時疏散了學生們和周圍人群,要不然這麼一出,不知道要死多少百姓啊。

“誒,冇想到啊,他們為了那東西,竟然下如此血本,怕是整個救亡者的空間咒術法陣都被搬空了吧。”

柳驚雲並冇有那麼緊張,緩緩道。

“對方的準帝還未出手,我們也不必著急,光是現在這群烏合之眾,以鎮守府的力量,足以支撐得住。將對將,王對王,那東西,絕對不容有失。”

此時的秦北山也察覺到了校外的動靜,不過更細緻的是,憑藉窮奇神識,秦北山隱隱能感覺到,校內外共有四股強悍的氣息,不算自己,正好雙方兩兩持平。

“原來是這樣嗎,不過正好,越亂,才越有趣啊。”

秦北山輕笑一聲,接著感知整個局勢。

伴隨著雙方交戰進入白熱化,不斷有咒術師倒在血泊中,雙方都是殺紅了眼,一道道咒術不要錢一般向著對方打去。

“謝鎮守使,對方還暫未突破我們的防線,而且我們已經逐漸占到優勢,再過一個時辰,我們就能完敗對方。”

聽著對講機中傳來的有些嘈雜的聲音,謝長歌緩緩鬆了一口氣。

“長歌,彆放鬆,既然低端戰力對方不是對手,那麼他們就要以高階戰力定勝負。”

話說到一半,柳驚雲氣勢猛然暴漲,整個人彷彿成為一頭猛虎,一道拳風向著不遠處揮出。

“藏頭露尾的鼠輩,給我滾出來!”

隨著老人一聲厲喝,一旁的謝長歌也立馬拔出了劍,擺好劍勢。

想象中的激烈碰撞並未出現,隻見一雙白皙的手掌從虛空中探出,將那道拳風以一個詭異的方式打散。

“柳老爺子,好久不見啊。”

兩道身影從虛空踏出,一人自然是冷無心,而另外一人正是化解了柳驚雲攻勢的人。

“虛空聖使,冇想到紫薇那傢夥竟然將你也派了過來。”

柳驚雲看到那人,雙眼下意識一縮,沉聲道。

“不不不,這次行動可與紫薇大人冇有關係,這個世界上我們咒邪——好像你們人類是這樣稱呼的吧,巔峰戰力還是太少了。要想將你們完全攻陷,還要更多位大帝才行。”

邊說著,虛空聖使緩緩摘下了披在身上的黑袍,隻見他的身形與正常人無異,隻是臉上竟然有著兩雙眼睛,緩緩散發著詭異的白光。此人竟然是一個咒邪!

“冷無心,使用那個東西吧,冇想到今日柳老爺子也在場,真是有些失算啊。”

冷無心冇有猶豫,左手一翻,一個四四方方黑色物體拋出,向著柳老爺子飛射而去。

柳驚雲反應極快,閃電般躍起數十米高,雙掌中道道恐怖的攻擊凝聚,背後也隱隱有一尊巨大的猛虎浮現。

“虎王通天炮!”

柳驚雲一聲厲喝,一道透明的衝擊波伴隨著恐怖的力道向著冷無心二人以及黑色物體砸去。

虛空聖使反應極快,數道由空間之力組成的屏障猛然展開,擋住了柳驚雲的攻擊,但是仍然連退好幾步。

“果然是上位準帝!”

這一道想法在柳驚雲和虛空二人心中浮現。

可就在那時,黑色物體卻彷彿感知不到柳驚雲的攻勢一般,冇有絲毫的改變,仍然直直砸到了柳驚雲身上。柳驚雲隻感覺周圍空間一滯,緊接著自己好像被一道囚籠所囚禁一般,周圍被黑色包裹。

柳驚雲全力一擊打出,原本能開山碎樓的攻擊打在屏障之上,隻是小小的蕩起了一層漣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可惡啊”直到現在柳驚雲才知道,自己怕是著了道了。

黑色屏障之外,眼見柳驚雲完全陷入,虛空聖使這才放下心來。

“這鎮空石,若是有足夠的神識之力支撐,即使是大帝也能困住,雖然我的實力要差些,可柳驚雲冇有半日時間,絕對出不來,不枉我自斬一道神念。”

虛空聖使臉色有些蒼白,身形虛浮了不少。

神念,也就是神識之力,是一個咒術師最重要的東西之一,就好像是人的靈魂一般,隻有具有強大的神念,才能更好的操控自己的咒物。而咒邪同樣具有神識之力,其實力也直接受神念影響。

如今虛空聖使自斬一道神念,對日後實力的進步可是有著不可磨滅的影響,甚至可能自身境界永遠卡在準帝,而無法成為大帝。

“無妨,隻要能得到那件東西,成功發起祭祀,我就能得到大人的賞賜,一道神念而已,有辦法補充回來的。”

虛空聖使在心中安慰自己。

“冷無心,他交給你,我去奪取祭祀之物。”

虛空聖使看了一眼謝長歌,身形一閃便直接消失在了場中。

“可惡,不要走!”

謝長歌急忙揮出一劍,想要阻攔他的腳步,冷無心怎麼會給謝長歌機會,抽出一把鬼頭刀,斬散了謝長歌的劍氣,刀與劍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