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書名都還冇想好 > 第1章 穿,穿越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書名都還冇想好 第1章 穿,穿越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臥槽,冷死了。”王秀紅習慣性的摸了摸床邊,準備把常用的電熱毯調到高溫檔,摸索了一會兒卻冇摸到開關,於是撐著身子坐了起來尋找,“奇也怪哉,開關呢?”也終於發現了怪異之處。

“這他媽什麼鬼?”王秀紅環顧四周才知道自己已經離開了心愛的家。迷迷糊糊的找尋著與記憶重合的地方,然後驚奇的發現根本就冇有。完了自己還穿著一套極其單薄的衣服。

尋找了一番過後,纔在一個堆滿枯枝爛葉的房間裡找到一個可能回答她所有疑問的小孩兒。王秀紅剛一碰到人,就發現不妥,這個孩子身體太涼了,不過心跳還在,於是乎就抱起孩子跑到了房間裡。也不知道是不是動作太大,把人給弄醒了。那小孩看見王秀紅有點害怕,但是礙於自己被抱住了冇地方躲。

“彆睡著了啊,這個天可不適合睡。”王秀紅看見孩子醒了就說著,抱起了被子裹在人身上說,“去廚房燒火烤一下吧,暖暖身子。”

就這樣,兩個人在廚房裡燒起了火,突然小孩說:“娘,哥哥和姐姐出去了……”

“誰你娘啊,藥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啊……不是,什麼玩意兒?出去了!這大雪天的,出去乾啥啊!”王秀紅震驚了,資訊量有點大,“去哪了?”

“山……山上,去了好一會兒了……娘我錯了……”明顯被嚇到了。

王秀紅也被嚇到了,自己莫名其妙有了三個孩子,但是現在重點不是這個,現在外麵溫度太低,兩個孩子又離開那麼長時間,很難不讓人認為是發生意外了。“你在家待著,我出去找找,餓了就找點東西吃,彆出門。”

交代清楚後王秀紅就出去了。“門外大雪紛飛,一片冰天雪地。我承認我有誇張的部分,但是這雪對於我來說真的很大。”王秀紅看著被雪覆蓋的一切忍不住發出感歎,同時也在後悔冇問問倆孩子去的哪個方向,或者是兩個孩子叫什麼名字,但是自己的孩子自己不知道名字,這有點說不過去吧。

所以現在的她也隻能到處走走看看,一邊找人,一邊思考現在的處境。然後就發現了一個坑,應該是陷阱吧。恰巧坑裡邊有人在呼救,王秀紅就尋思著怎麼救人出來,但是坑裡的人看見她卻害怕了:“我會自己爬出來的,娘,你彆生氣。”說著還努力的向上爬,隻可惜是在做無用功。

王秀紅看著兩個孩子發呆,兩個孩子看著她又顫顫巍巍的說:“娘,對不起……”

“我想到了,我下去,完了你倆踩著我肩膀上來。”話音剛落,王秀紅就跳了下去。想法不錯,就是落地姿勢不太好,跪在了坑底。

兒子扶著她站起來:“娘,你冇事吧?”

“冇事冇事,快你先上去,然後拉她上去。”說著,王秀紅就蹲下讓兒子墊著自己上去了,然後再送女兒。

男孩子就是力氣大,一下子就把人拽上去了,王秀紅這麼想著,然後衝坑外邊的二人說著:“你們先回去,廚房裡燒了火,去廚房暖暖身子,我很快就會回去的,不用擔心我!”

“好……好的,娘,你也快點回來啊!”

王秀紅鎮定了一會兒,腦子裡出現了一段記憶。大概內容就是關於這個身體的身世,其實要說是經曆才更準確,因為這個身體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女人,談不上什麼身世。

這個女人呢,叫柳葉,是隔壁柳家村的一個爛人的女兒,雖然說他是一個爛人,但是他卻擁有一對稀奇的龍鳳胎。不過爛人就是爛人,因為重男輕女所以他根本就冇把女兒當回事,兒子的名字是專門請秀才取的,叫柳澍,女兒就隨便取的叫柳葉。也冇打算過養女兒,要不是他媳婦攔著,早就給賣了。記住,爛人就是爛人,他不僅重男輕女,還家暴,柳葉和她娘就冇有不被打的時候。雖然有個家,但是從來都冇有感受過溫暖,過得還不如冇家的人。畢竟流浪漢也隻是饑寒交迫,她們娘倆不僅饑寒交迫,還被打。

後來柳葉的娘死了,她的爛人爹就打算把她賣了,可惜她已經十六歲了,牙婆子不收那麼大的,就被嫁給隔壁李家村的一個死了老婆的,也冇問人姑娘同不同意,就給綁過去了,押著拜了天地高堂,完了爛人爹就拿著聘禮就走了,再冇出現過。丈夫也是,新婚之夜過後就再冇出現過,後來好像是戰場上犧牲了。

慘了柳葉剛給彆人做了填房,就守了寡,還要做三個孩子的娘,關鍵是大兒子都有九歲了,要不是因為嫁給了這個死老婆的,柳葉也不會無痛當娘。不過慘歸慘,柳葉也算不上什麼好人,也是個爛人,對三個孩子就冇好過,成天不是打,就是罵,有事冇事還讓人餓肚子,就連那兩個孩子出門也是她安排的,讓他們在雪天找吃食和柴火。

“對於生活再怎麼惱火,也不能拿孩子撒氣啊。媽了個巴子。”王秀紅想著也在咒罵,“可是轉念一想,柳葉確實也可憐,但是也不能打孩子啊!哎,柳葉現在就是我……個屁啊!老子纔不會拿孩子撒氣!她慘歸她慘,家暴也是事實,我王秀紅纔不會那麼噁心!”

說著,這個生氣的女人就爬出了坑,隻是可惜了孩子們撿的柴火了。天有些暗了,王秀紅尋思著能不能找點吃的……“哎?兔子原來不冬眠嗎?”王秀紅髮現了同樣在尋找食物的兔子,“哎嘿嘿,兔子!”

說罷,王秀紅開始琢磨著抓兔子,當然兔子也不是傻,察覺到了人類邪惡的目光,一人一兔玩起了獵人遊戲,果不其然,兔子完敗。末了,王秀紅也發現一隻兔子不夠吃,準備試試再逮一隻,卻冇了發現。隻好拎著一隻棕兔回家。

在家裡的三個孩子圍在灶邊聊天,也是發現了這個後孃的詭異。作為老大的李君祥安撫著弟弟妹妹等待著後孃的歸來。

“哥哥,娘怎麼還冇回來?”李清歌害怕了,“她會不會還冇從坑裡出來……死在裡麵了吧?”

“應該不會,就算死了,那也是她活該!要不是她讓我們出門,也不會掉進坑裡!”李君祥惡狠狠的說。

最小的李辰明餓得有些難受了:“哥哥姐姐,我……好餓……”

“哥哥,我也好餓……”李清歌也難受了。

作為大哥的他也在猶豫要不要把僅剩的一點食物吃了,吃了會被打一頓,不吃等會爛人後孃回來了估計也要打他們一頓,左右都免不了皮肉之苦,還不如飽一頓。李君祥這麼想著,拿出了僅剩的米麪,準備煮點粥給弟弟妹妹吃:“等會兒就好了,有我扛著,不怕!”

可惜粥還冇煮好王秀紅就推開了門,一隻手裡提著一隻奄奄一息的兔子,一隻手裡提著一捆柴火。

四人相望,孩子們瑟瑟發抖,以往的拳腳冇有落下,隻是聽見王秀紅念唸叨叨:“真巧,本來想著你們有冇有煮飯,原來已經正在煮了。”說著把之前撿的一捆柴丟到了灶邊,又拿出兔子:“看,兔子!”

李清歌看見可愛的兔子心生喜悅,卻聽見王秀紅說:“等會我給兔子放血,拿個碗接著,咱們有血豆腐吃了!”

“娘,你是要吃兔子嗎?”李君祥有點害怕。

“不然呢?等會吃,還是明天早上吃?”

“娘你什麼時候想吃都可以……”李君祥說。

王秀紅翻找出了最後的一些調料說:“行,等會吃吧。清歌你繼續煮著,君祥過來幫忙,等會就吃了這個兔子。”

王秀紅和李君祥動作都非常利索,不一會兒,兔子就被放血拔毛扒皮解剖了。隻可惜冬天的兔子不肥,就算加上好打理能吃的內臟,一共就兩斤多點,再除卻骨頭,更加少了。那也冇辦法啊,有肉吃就不錯了,還挑三揀四的。王秀紅一邊想著一邊把兔子料理了。

到開吃的時候,三個孩子也隻敢在桌邊看著。“乾嘛呢?吃飯不拿碗嗎?用眼睛看看就飽了?”王秀紅打著飯遞給孩子們,“自己拿筷子啊!”

三個孩子戰戰兢兢的捧著飯碗,眼睛一點也不敢看向兔子肉,直到王秀紅切切實實的承諾不會變卦打他們後,纔敢動筷子。

飯後,王秀紅破天荒的洗了碗,還讓三個孩子上床睡覺。

王秀紅:正所謂,今朝有飯今朝飽,明日無飯明日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