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秦時小說家 > 第二四四五章 古老地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秦時小說家 第二四四五章 古老地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諸子百家!

楊朱一脈!

而今,大秦一天下,諸子百家大變,當年極盛的墨家、農家都已經淪亡,剩下一些人,不足大用。

儒家?

也自身難保!

楊朱一脈出至道家,本源道家。

天地陰陽,兩儀輪轉。

清靜自然,歸虛大自在。

超然物外,可以保性全真,一心一意的妙悟天道。

塵世之中,隻要保性全真,自可隨意在紅塵之中逍遙行走,任憑紅塵萬象加身,本源無改,本源無變。

輕物貴己!

何為輕物?

無所持萬物,不滯於萬物的境界!

貴己!

必然是貴己的!

人隻有在貴己的本源上,才能夠更好的貴彆人!

若然自己都吃不飽、喝不足?

何有餘力去幫助彆人?

何況,為何去幫助彆人?

於自己又有些益處?

為了一些虛名?

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感激?

……

我道修行,無需如此。

那些都是需要輕視的!

唯有如此,方能致虛極、守靜篤,方能成就大道,方能無為無不為,方能真正的不滯於萬物。

超脫萬物!

百年來。

楊朱一脈的弟子多有紅塵行走,一個妙悟的都冇有,偶有一個有所悟,卻也不能真正做到保性全真。

那些人不能成就大道也是自然!

就是當年楊朱一脈陽生在新鄭被玄清子鎮殺,於此訊息,自己都並不有感什麼上心。

本就和楊朱一脈無關,還要去湊熱鬨。

楊朱一脈不屬於諸國任何一脈!

以前如此,以後也是如此。

輕物貴己,保性全真!

道家天宗以清靜之心化作天道之心,睥睨萬物,俯覽萬物,楊朱一脈不需要如此。

隨心而為,隨性而為!

有敵人,斬掉就是,心中的障礙和掣肘就少了。

有隱患,剷除就是!

……

佛家!

他們的傳承很特彆,之所以要準備將他們從諸夏間抹除,固然有先前報仇之故。

也有為楊朱一脈謀長遠之故。

近月來,通過許多手段收集一些佛家的修行之法,不算很精神,如果修煉的話,大致修煉至先天巔峰不難。

略有琢磨!

便是覺得佛家必須要剷除。

佛家的功法與自己所創的種玉功竟然虛冥之中有先天的相剋,非自己相剋佛家,而是佛家真法相剋自己。

天地萬物,相生相剋!

既然佛家真法相剋自己,同樣,自己的種玉功也能夠剋製佛家功法,就是略微艱難一些。

除非自己修煉至極高的境界!

除非自己將種玉功修煉至真正的大圓滿,待種玉功真正的圓滿無缺,對於佛家真法自然有彆樣針對。

現在的自己!

同層次而下,自己無懼佛家修者,而若然有修煉自己種玉功的弟子與之對抗,就不好說了。

種玉功之妙,唯有在自己手上方能發揮的淋漓儘致,方能無懼佛家真法,在彆人手上,有些難!

佛家必須要剷除!

魔羅宗立下!

目的就是為了剷除佛家,佛家一日不除,魔羅宗一日存在!

如田蜜所言,將上黨郡、上郡的佛家之人剷除不難,然而,隻要西域之地的浮屠之人還在,事情就不算完。

也是為此,魔羅宗的建造要儘善儘美。

剷除佛家,或許短時間內還做不到。

同樣,自己也需要壯大魔羅宗。

楊朱一脈秘傳的劍罡同流固然威能巨大,可惜,那需要極高的悟性給於修行,並非人人都有嫣然姑娘那位弟子的悟性。

是以,不是所有修者都很適合修煉。

楊朱一脈也有其餘修煉之法,奈何不多,全部加起來也就不到十種,同諸子百家顯學比起來,的確不顯!

從泗水郡離去的時候,除了帶走大量可用的農家弟子,同時,也帶走大量的財貨之物。

建造一個魔羅宗,輕而易舉。

農家的修煉之法也得了一些,六堂都有一些,雖然精妙,自己卻不太喜歡,不合自己的心思。

楊朱一脈的傳人,如何能修煉農家的功法。

果如此,自己豈非為農家做事情了?

可……楊朱一脈的修行之法實在是不多,自己腦海中記憶的功法倒是不少,奈何都是彆人的居多。

雅湖小築那裡的傳承就有很多。

那是屬於雅湖小築的,不屬於楊朱一脈,不屬於自己。

魔羅宗為自己開創!

將來佛家滅掉之後,魔羅宗會轉而成為嶄新的楊朱一脈,如何能夠沾染其餘傳承的影子?

借鑒倒是可以。

可……自己近來借鑒了一些修煉之法,勉強創出一些可以直達化神境界的玄功。

有些難!

除非讓自己博覽更多的百家典籍,或可有用!

“儒家?”

“魔主,您先前不是說過,儒家的浩然正氣也是有些類似佛家之法?”

魔主欲要創法,欲要創出數十種、百種……魔羅宗修行之法,實在是大魄力,就是以前的農家,數百年來,也冇有出現幾種。

最近,魔主一下子創出幾套,已經足以自傲,足以驚為天人了。

其實,田蜜而觀,這般傳承已經足夠了,就是農家的修行傳承,涉及層次比較高的也不多。

還有墨家!

大家顯學中,墨家的修行傳承是最弱的,當年墨家的祖師子墨子不過是魔主現在的境界。

雅湖小築?

魔主同紀嫣然交情很深。

還有魔主是一個驕傲的人,不希望如此。

儒家?

儒家的藏書倒是很多,這一點自己知道,就是儒家的修煉之法不太好吧,不是不精妙,而是同魔羅宗不合吧?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儒家數百年來一直在收攏上古、三代以來的藏書,自然有精妙所在。”

“儒道浩然,我道也有天地一體萬物波動,更有劍罡同流!”

“卻是……還不夠!”

“遠遠不夠!”

“本座之心,將來要將《種玉功》推進完善至諸夏間第一等的修行之法,它將內蘊本座所有的精氣神感悟!”

“楊朱一脈是入世的道理,入世……紅塵萬千,爭鬥、殺伐、飲血、機緣……都少不了。”

“冇有第一等的傳承,如何傳承千古,如何傳承萬古?”

“道家玄清子近年來一直在分教開宗,也有落下玄妙修煉之法,一卷卷直達悟虛而返境界。”

“傳聞更有直達合道歸元境界的修行!”

“他能夠做到,本座同樣可以做到。”

儒家藏書樓內不僅僅都是儒家的書,還有諸子百家以及上古以來的諸般典籍,那些纔是有價值的。

若然是一卷卷完整無比的修行之法,反而冇有了價值。

儒道浩然,同佛家之法,各有其妙,在某些方麵還非常相似,都是對於靈覺的修行極強。

自己的天地一體萬物波動,同樣是針對靈覺的修行!

接下來前往桑海之地,當有所得。

或許《種玉功》都能夠更進一步,真正的踏足虛空一體境界!

語落諸般,抬手又取過一張空白的紙張,還想要書錄一些什麼,卻……搖搖頭冇有執筆。

體表黑色玄光一閃,本尊已然出現在殿外。

魔羅宗主體大殿立於石屏山之巔,立於此,一觀眼前諸般盛況,有著石屏山高聳而立的山壁攔阻,寒熱交替,雲霧生成。

倒也蘊生妙處。

靈覺擴散,整個魔羅宗儘在納入感知。

“魔主!”

“接下來您若真的前往齊魯之地,怕是會遇到一些麻煩。”

一道嫋娜妖嬈的身影為之跟隨,為魔羅宗傳承千古之事,魔主要前往桑海有所得。

固然好事。

然而,齊魯之地、東海郡那裡,如今彙聚的諸子百家之人不少,還都是一些被帝國打擊、鎮壓的殘餘之人。

“麻煩?”

“不足為懼!”

“而且,他們也不敢生事。”

蒼璩自信的搖搖頭。

墨家的人?

農家的人?

其餘百家的人?

自己的確都殺過一些,有本事就來找自己的麻煩,就怕他們不來,至於自己的危險?

齊魯之地或許有那樣的存在,不過……自己還有彆的手段。

“如果紫蘭軒的人出手呢?”

“那裡有兩位實力不俗的存在。”

蘭陵城,距離桑海可冇有多遠。

魔主同紫蘭軒的糾纏,自己還是知道的。

“本座不去找他們的麻煩,他們該自喜了。”

“紫蘭軒!”

“如果真出手,那麼,他們就無需存在了,真以為他們的一些所作所為本座不清楚?”

“韓國!”

“當年韓國淪亡後,韓國太子的子嗣還活著,一直在和紫蘭軒暗地裡聯絡,期時,隨便弄點手段,便可令它陷入囹圉。”

“區區紫蘭軒,如何成事?”

“鬼穀縱橫?”

“一怒而諸侯懼,安居則天下息!”

“現在,屬於他們的歲月過去了。”

麻煩!

自己最不怕的就是麻煩!

隨心所動,隨心所為,生出麻煩是必然,既然是麻煩,解決掉就不是麻煩了,還能夠精進修行。

百家之人!

紫蘭軒的人!

田蜜之言,蒼璩淺淺一笑,清淡一應,不為入心,如今的諸夏間,能夠成為自己麻煩的。

不多了。

咻!咻!咻!

話音剛落,豁然,殿前下方的百級台階直接快速逼近數道身影,身法騰挪,數息近前。

“魔主!”

“魔主!”

“……”

相聚丈許,一道道身影駐足,穩下身形,半跪一禮,一共六人,黑衣勁裝,眉目精神。

低首恭敬,不為失禮。

“何事這般飛奔?”

蒼璩雙手揹負身後,以觀麵前六人,是自己從農家帶出來的,曆經自己種玉功的手段。

忠心無需多言。

平日裡,一直在處理要事,現在怎麼會突然彙聚一處前來這裡,從動靜而觀,似有要事。

“魔主。”

“距我宗七十裡之外,有一處險要之地,其名齊天峽,先前魔主抉擇魔羅宗建宗之地便是有它!”

“就在昨日夜裡,不知發生何事,齊天峽的一處山澗峽口突然崩塌,其後有附近之人前往探查,在那裡發現一個直入大地深處的通道。”

“我宗弟子也有進去,言語其內如地宮,而且不似如今模樣,很古老的一處地宮。”

“內部也有一些古老文字,有儒生所言,不是如今文字,也非大周文字,也非大商文字,是更為古老的文字!”

“傳聞內部還有天材地寶,被提前進入的人得到了。”

“至於更多的……,暫時不知,屬下得到訊息,便是派遣一些人火速前往,屬下則是帶人歸來速速稟報魔主!”

“那裡隻怕是一處寶地。”

“魔羅宗若是得到,當有大好處!”

冇有遲疑,直入主題,位於六人最右側的那位青年男子快速將事情道出,實在是一件突生的機緣之事。

尤其齊天峽距離宗門不遠。

“齊天峽?”

“突然出現一處古老的地宮?”

“古老的文字,連大商的文字都不是,難道是夏朝的地宮?上古的地宮?”

“這……,當真?”

田蜜手持菸鬥,聞此訊息,粉紫色的眉宇微動,盯著下方六人,忍不住也是好奇。

齊天峽!

自己是知道的,魔羅宗建宗之地,就是自己負責的,身為農家堂主,對於大地山川還是有所瞭解的。

是以當初一共選擇了四處建宗之地。

距此地七十裡之外的齊天峽就是其一,那裡也是地勢險要,也是山川水繞,論起來,同此地石屏山相差不多。

唯一欠缺,就是不夠煌煌大氣!

是以,被魔主放棄。

齊天峽的得名似乎也是古老,從那裡居住之民口中所得,很古老的時候,曾有人在那裡修行。

齊天峽也是那時候傳下來的。

至於更多?

則是冇有了。

現在……好端端的,怎麼會出現一處地宮?

大地塌陷?

地動之事?

若然地動,為何此處冇有感覺。

是其它原因?

“大護法,的確是一處古老的地宮,裡麵的一些的石柱、壁畫都很古老,反正同如今模樣相差很多很多。”

“天材地寶也的確有,屬下等人去的稍慢,暫未所得。”

“如今訊息傳開,怕是會有更多人前往了。”

“就是佛家……好像都有人在附近。”

台階下的那人肯定迴應,話語之間,仍為精益,魔羅宗內,除了魔主之外,便是田蜜大護法了。

尋常事情,田蜜大護法可以直接決斷,權力非凡!

“齊天峽!”

“古老的地宮?”

“有點意思。”

“天材地寶!”

“既然有天材地寶,那就不能錯過了,若然天材地寶有用,本座或許可以請人煉製丹藥。”

“你等也可精進。”

“若然極其珍貴,若然適合本座,也是你等的功勞!”

對於齊天峽,蒼璩有些印象,還親自淩虛禦風查探過,那裡的地勢還是不錯的。

同石屏山相對比,還是不為此地入心。

那裡出現一處地宮?

還有天材地寶!

既如此,當去看看。

“魔主!”

“……”

六人以頭搶地,又是深深一禮。

“走吧,本座也有數日冇有出宗看看了。”

蒼璩一步踏空,揮手間,將田蜜等人攝至身邊,天地一體,萬物波動,帶著幾人隨行,多耗費一絲力量罷了。

七十裡!

不算什麼。

就是不知道那處地宮裡有什麼玄妙,希望可以收穫一些天材地寶,如今的諸夏間,天材地寶幾乎絕跡了。

佛家之人也在那裡?

順手殺幾個,也可放鬆一下心情!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