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160章:喘憋老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160章:喘憋老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半人高的氧氣筒瞬間發出滋滋的響聲,在高壓作用下,氣體瘋狂衝擊著氧氣管,將混雜著高濃度的氧氣快速送進患者的體內。

可即便這樣,老人依舊在大口喘氣,顯然氧氣管帶來的濃度,還是無法滿足他正常的生理需求。

“這可怎麼辦,氧流量表的撞珠已經頂到頭了,再這樣下去也解決不了問題啊。”

小護士看到老人實在是憋得快不行了,心裡焦急如焚,此時氧流量表已經開到最大,但依舊無濟於事。

護士連忙拿來一旁的監護儀,想要看看老人的生命體征,她將各個電極片黏在老人的身上,隨著監護儀上的導聯線將老人身體的各項數據傳輸到螢幕上,耳邊卻突然響起一陣尖銳刺耳的警鳴聲。

整個監護儀都在報警,而螢幕上更是凶光大做,患者身上所反映出來的每一項數值都存在異常,此時正不停的閃爍著。

【心率140次/分,呼吸40次/分,血壓170/100mmhg】

而最關鍵的指血氧飽和度竟然隻有78%。

護士被眼前的數據嚇了一跳,耳邊環繞的尖銳聲更讓她變得六神無主。

可就在這時,更壞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超負荷運轉的氧流量表再也承受不住氧氣筒的加壓給氧,隻聽砰的一聲,安裝在氧氣筒上的流量表直接被氣流衝翻在地,摔的粉碎。

護士看著散落的碎片還有一地的蒸餾水,這場麵她以前哪裡見過,直接就被嚇呆了。

而少了氧氣支援的老人,此時憋得更厲害了,隻見他努力的張著嘴,正不斷喘著粗氣。

枯瘦如柴的身體在不停的顫抖,整個人更像是剛被人從水裡撈出來一樣,全身濕冷,就連穿的衣服都已經濕透了。

“憋得慌,要憋死了。”老人瞪著眼,隨著呼吸不停的點頭,就連意識都有些模糊了。

“大爺,我...我再給你找個流量表,堅持住。”

手足無措的護士,連忙翻箱倒櫃,尋找備用的氧流量表。

然而老人卻根本堅持不到護士找來新的氧流量表,他此時感覺雙肺似乎被水銀灌滿,雖然在努力的呼吸,但氧氣根本就不夠用。

突然,老人怒目圓睜,喉頭隻覺一陣猩澀襲來,奇癢無比的感覺頓時讓他雙肺開始劇烈收縮。

咳咳咳!

隨著老人一陣劇烈的嗆咳,隻見一口鮮紅從老人嘴裡噴出,將搶救室的地麵染成了紅色。

“吐…吐血了。”護士見狀大驚失色,沉重的壓力讓她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就在她即將暈厥的時候,身後搶救室的大門突然被人從外麵打開。

“吳大夫,你終於來了,我快撐不住了。”

護士扭頭一看,發現來的人正是吳向東,頓時眼眶裡泛起淚花。

在她眼裡,吳向東的出現就像是黑暗裡的一縷陽光,瞬間照亮了護士的內心。

“什麼情況?”吳向東喘著粗氣,衣服上還帶著塵土,想必是一路風塵仆仆從食堂跑回的急診。

麵對吳向東的詢問,護士立馬開始反饋當時的情況。

“患者是一個人揹著編織袋來醫院看病的,當時他準備去看門診,奈何中午歇診,他就一直在門診大廳等候。”

“後來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就開始嗆咳氣短,是醫院巡邏的安保發現老人有突發情況,就叫我一塊把他扶到了急診。”

“原本我是打算等你吃完飯再告訴你情況的,可老人才躺在病床上冇多久就開始說憋得慌,而且情況越來越嚴重,我冇有辦法,就給你打電話了。”

護士如實交代著患者的病情,說完了還一臉愧疚的看著吳向東。

畢竟任誰忙了一上午,到中午頭想好好吃個飯還被彆人打擾,都會顯得非常生氣。

但吳向東聽後卻並冇有指責護士,反而說道:“你做的很對,急診就要做到隨叫隨到,這樣才能保證患者的安全。”

說罷,吳向東已經大步流星,來到老人身邊。

他從一進門,就敏銳的察覺到老人剛吐在地上的泡沫樣粉紅色的痰液。

於是他扶住老人,對一旁的護士說道:“來,過來搭把手,幫我把老人扶到床邊坐好。”

麵對這樣的要求,護士神情一怔:“他這個情況,應該下不了地吧。”

護士以為吳向東是要扶著老人下床,但後者卻搖了搖頭說:“他目前喘憋明顯,臉麵潮紅,心音亢進,雙肺更是佈滿了濕羅音,這是典型的急性左心衰的症狀。”

“而患者口鼻處粉紅色泡沫樣痰液更是該症狀的有理證據,我現在不是要扶他下床,而是要給他被動體位,用來減輕心衰的症狀。”

此言一出,護士恍然大悟,她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跟吳向東一起將老人扶起來。

“去給我拿個枕頭,外加一根止血帶。”

吳向東一邊說著,一邊將老人的雙腿垂直落下,以減少靜脈迴流,減輕心臟負擔。

剛做完這一切,護士已經將他要的東西遞了上來。

吳向東接過後,直接將枕頭塞進了老人的懷裡,讓他抱著。

與此同時,手裡的止血帶也被吳向東用於輪紮患者的雙下肢,從而增加老人的肺活量。

經過體位的擺放,老人雖然還在喘著粗氣,但表情似乎並冇有那麼痛苦了。

吳向東見狀,又對護士說道:“你去給老人準備吸氧裝置,記得在氧氣瓶裡放上30%的乙醇溶液進行濕化。”

此時護士手裡正巧拿著一個備用的吸氧裝置,原本她已經準備給患者安上了,但聽到吳向東說要往裡麵加乙醇,頓時愣住了。

要知道乙醇的俗名也叫酒精,它分為工業酒精、食用酒精和醫用酒精這幾種。

除去工業酒精、食用酒精不說,一般醫用酒精在醫院裡都是拿來消毒的,可吳向東竟然要用它作為濕化給患者吸到肺裡,這能行嗎?

眼見護士有些猶豫,吳向東直接解釋道:“酒精濕化是針對急性左心衰患者的一項重要措施,它的作用是可以降低患者肺泡內的表麵活性張力,從而增加患者雙肺交換氧氣的能力。”

說到這,吳向東瞥了一眼地上散落的碎片,說道:“知道剛纔為什麼你把氧流量開到最大,患者還覺得憋得慌嗎?”

“這就是因為患者肺泡內的張力不夠,輸進去的氧氣老人無法充分利用,這才導致喘憋情況的持續加重。”

護士聽後雖然還有些蒙,但這並不妨礙她的操作,她抓緊從底下的櫃子裡找出一瓶冇有開封的酒精,上麵標註著濃度為70%的醫用酒精溶液,然後她按照吳向東說的配比方法,將其稀釋成30%的乙醇溶液,倒進了濕化罐裡。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