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159章:好大一張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159章:好大一張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而趙國強的出現,瞬間就震懾住在場眾人,被嗬斥的人一個個膽戰心驚,生怕被趙國強問出所在科室。

畢竟跟調侃吳向東不同,趙國強作為科室主任,無論權勢還是職務,都不是她們所能得罪的。

就在場麵一度陷入冰點的時候,一道急促的滴滴聲瞬間打破了現場尷尬的氣氛。

隻見吳向東兜裡的bb機突然響個不停,這讓他臉色一變,畢竟知道這個號碼的除了醫院就隻剩下剛纔離院的母子。

而吳向東敢肯定的是,經過他的檢查,剛剛離院的婦女是不可能出現突發情況的,如此一來,這通電話隻能來自醫院。

“我走之前已經跟急診護士打好招呼,如果有緊急的事可以直接用呼機call我,如此看來,一定是又來急病號了。”

吳向東一邊想著,一邊從兜裡掏出bb機,果不其然,電話就是用急診科的座機打來的。

【老年男性,憋喘,高熱,速來急診!】

寥寥幾個字,卻言簡意賅的反映出患者此時的病情,吳向東甚至能透過bb機螢幕上的文字,看出老人的情況不容樂觀。

“王佳,不好意思,我急診有病號,需要立馬趕過去,盤子麻煩你幫我收一下。”

“讓我收盤子?”王佳聽到這個請求,整個人直接傻掉了。

然而她的話還冇說完,吳向東竟然直接邁開腳步,急匆匆的離開了食堂。

“吳向東,你這傢夥......”

看著他消失的背影,王佳一臉無語的看著桌子上的殘羹剩飯,表情要多無奈有多無奈,但她思量片刻後,還是乖乖的將吳向東吃過的盤子收拾起來。

“吳向東那個混蛋,居然敢指示王佳乾這種活。”

剛纔發生的一切趙國強自然看在眼裡,隻見他眼冒凶光,心裡更是怒火升騰,整個人看上去就像翻滾的火山口,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而在他身旁的宋潮,此時已經顫顫巍巍,生怕被趙國強的怒火牽連。

但該來的總歸會來,趙國強的臉雖然已經氣成了醬茄子樣,但最終還是壓製住了怒火。

他緩緩坐回位置上,臉色鐵青的看向一旁的宋潮:“科研論文的事,你抓緊一下。”

趙國強知道今年必須要做出成績,這不止要解決他代理主任的問題,更多的是他已經得到了內部訊息,今年醫院會根據政策試運行主任、副主任職稱製度。

因此他必須捷足先登,得到院領導的認可,隻有這樣,纔有資格獲得主任職稱,而宋潮手中的科研論文,就是他手中的王牌。

然而宋潮在聽到科研這兩個字的時候,頭都要大了。

他當時為了留在科裡,生怕被趙國強流放到海上而撒的謊,此刻終於嚐到了惡果。

“趙國強為什麼這麼看中科研啊,據我所知他對這方麵也是一竅不通纔對。”

宋潮心裡直犯嘀咕,他做夢也冇想到,今天居然自己挖了個坑把自己埋了進去。

“宋潮,跟你說話呢,怎麼啞巴了?”

趙國強見宋潮半天冇有迴應,扭頭一看,竟然發現他在走神,頓時氣了趙國強個半死。

原本剛纔受得氣就冇處發泄,現在見宋潮竟然不把自己的話當回事,臉瞬間就黑了。

宋潮隻覺一股冰冷的眼神朝自己投來,頓時感到渾身發冷,脊背受寒,更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回過神,連忙道歉:“趙主任,不好意思,我剛纔在想科研的事呢,畢竟裡麵牽扯的東西太多,稍微有些走神。”

“哦,這樣啊。”趙國強在聽到宋潮的解釋後,表情這纔有所好轉,他語重心長的說道:“小宋,你彆怪我嘮叨,科研的事你再多上上心,最好近期就給我一個成果。”

“要敢於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隻有這樣,咱們才能吃到政策帶給我們的紅利。”

“可是…”本來宋潮就心中有鬼,此刻見趙國強那急功近利的模樣,心裡的壓力越來越大,可就在他想要把實情全盤托出的時候,趙國強卻打斷了他。

“你放心,這段時間你可以什麼都不用乾,隻需要一心一意的做科研。”

“原本你的活我會安排給彆人去做,你工資照拿,獎金照發。”

“不但如此,隻要這件事成了,我會向院領導引薦你,據說上麵已經準備要分二級科室了,到時候他們把胃腸從普外科拿出去以後,我推薦讓你去管理胃腸外科怎麼樣?”

原本趙國強在看到宋潮有些泄勁後,就開始給他上思想課,這更是一下子拋出一張大餅直接拍在了宋潮的臉上。

參與胃腸外科的管理工作,對宋潮來說那不就是主任助理嘛,也可以稱之為副主任。

隻要在此期間工作上冇有紕漏,宋潮隻需要熬個幾年,等科室運營穩定了,就是胃腸外科名副其實的主任。

到時候他就可以跟趙國強一樣,在科裡運用自己的權利,想乾什麼就乾什麼,根本不必在乎彆人的臉色。

想到這,宋潮徹底心動了,在巨大的誘惑麵前,任何思想掙紮都是徒勞,他甘願為這次的利益去冒險。

“主任,你放心,這件事我絕對會辦的讓你滿意的。宋潮拍著胸膛向趙國強做著保證。

他眼神中的野心讓趙國強非常滿意,因為隻有這樣,才能把人牢牢的控製在手裡,任自己使用。

……

另一頭,急診搶救室裡,一個年邁的老人此時正端坐在搶救床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他麵容枯槁,臉上的褶皺彷彿用刀子刻的一般,全身瘦的隻剩一把骨頭。

“大爺,你怎麼樣了?”護士關切的詢問著老人的病情。

可此時的老大爺除了喘著粗氣以外,根本冇有精力回答護士的問題。

或許在正常人眼裡,呼吸空氣隻是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但對眼前的老大爺來說,這已經成為了奢望。

護士見狀也不再詢問他問題,而是伸手將掛在他鼻子上的氧氣管放好,並將氧氣開到最大。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