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不一定要在一起吧 > 第3章 看恐怖片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不一定要在一起吧 第3章 看恐怖片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回家以後的每一天都無所事事,再去考科二還得停個十來天。

想找個暑假工吧人家都不要短期的,見朋友都冇話說了。

整個六月見了所有因為高中不在一起而很少見麵的朋友,把想說的話說了個遍,過去的開心不開心現在回憶起來都是感慨。

導致現在見麵都冇啥話說,倆人待家裡或者待奶茶店一坐一下午也不說話。

伏念夜裡十二點看見自己平常看的主播開始直播,點進去就聽見

“今天咱們直播看恐怖片啊。”

那是個唱歌的小帥哥,伏念猶豫了一下,就聽見他那邊螢幕裡很奇怪的聲音。

伏念猶豫了一下還是退出去了,反正有人錄屏找個白天再看吧。

回到朋友圈發現好多人都看了這個恐怖片。

何芒和宋敦豪情侶場,邢超兄弟場。

邢超發的那張照片上一眼掃過去得有六個男生,冇穿上衣,估計他們更嚇人一點。

宗初單人場,配圖應該是電影的一張圖。文案是

《一般猛男的夜》

下麵都是喊他打球的,一看時間原來九點多就開始看了。

想了下還是打開聊天框。

溶溶月:觀後感怎麼樣

初蔚(宗初):大半夜非得讓我重新想起那些不堪入眼的畫麵/微笑

你要看?勸你不要晚上看。

溶溶月:為什麼

初蔚:女孩子晚上肯定怕。

其實也不是太可怕,就是有點ex

慎入

溶溶月:okok

結束對話。

伏念一直冇給宗初改備註,好像這三年他也冇改過名字,頭像也一直是一個模糊的背影。

何芒問過他,說是就是在球場拍的他自己的背影。

把聊天記錄轉給另一個學美術的好朋友

親親我們白天看吧/拋媚眼

初中同學中唯一剩下來的一位選手。

伏念初三分班認識她,在認識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忘記什麼原因給她寫了小作文,作文打頭就引用的王爾德

愛自己是終身浪漫的開始。

奇妙的緣分就產生了。

開始放學一起走,在上午下課後學校門口的雪糕成了兩個人的心照不宣。

放學後伏念總是會很磨蹭,她就甩著學校的出入卡站在講台上

“放學不積極,思想有問題。”

在中考完的暑假兩個人在網上的聊天迅速增溫。

會聊學校生活,未來,電視劇和平時的事情。

不在同一所高中的三年,在時間和空間的距離中成功上岸的朋友,十分難得。

過了好一會兒,伏念刷視頻都快睡了的時候彈出一條資訊。

竹子王:你確定嗎?

溶溶月:你敢看嗎?

竹子王:不敢。

伏念之前看了一點剪輯過的大概內容,給朋友一通說。

竹子王:有點想看

冇看過這種類型的

網上說很邪乎

然後就擱置了。

冇頭冇尾的聊天記錄,大家經常會開玩笑說,就咱們這聊天記錄就算有人監控咱們也看不出來說的啥。

每天打字都懶到發單個字或者直接標點符號。找個偵探破譯破譯都不知道說的啥。

隔了三四天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伏念又給她發

找個時間看吧

過了好一會兒纔回

我靠剛剛有人敲門

從哪裡看

伏念看了一驚

把我嚇醒了我的天。

竹子王:直接嚇得我魂飛魄散。

幾經波折才找了一個太陽很高的下午,伏念來了她家裡好幾次都冇有記住是哪個單元樓。

周憶懷在小區門口接伏念,伏念拎了兩杯檸檬水跟她一起進電梯。

“什麼時候去考試?”

“估計得到八月初了。”

伏念想早點考,無奈最近約不上,隻能等下一次考場開放。

“那我是看不到你拿證了。”

周憶懷決定去複讀,學校大多都是七月底八月初複讀班開課。有學校上,但她覺得加上美術不應該是這個結果。

報誌願那天夜裡周憶懷給伏念發訊息問她意見。

伏念說要她遵從自己的想法,覺得這個結果配不上自己,就再去搏一次。十八歲的年紀,站在冇太陽的地方身上都帶著光,最不缺的就是重來一次的勇氣。

這話彆人說起來總是頭頭是道,最後承受壓力的還是自己。

周憶懷在自己的大事上,做決定還是有主見的。

“你要去我的學校再走一遍我走過的路了,三十二中絕對入股不虧。甚至有點羨慕,懷念我的高中生活啊。”

她家裡經常冇人,拿i

ad迅速找資源說

“趕緊打開看,不然一會兒咱倆又反悔了。”

伏念打開檸檬水,多冰少糖的快樂瞬間來了。

“等到開學之後給我發一下你在哪個班,我看老師我認不認識,給你找找關係。”

雖然比不上何芒全校知名,伏念也是有些社牛在身上。因為成績的不穩定,實驗班普班來回跑,加上喜歡看美女老師,老師主任這一塊關係賊拉好。

“這半年是進不了學校了,馬上就得去集訓。”

也是,年前就要考試了。

周憶懷馬上就要放了讓伏念攔住

“等一下,讓我打開視頻一起看。害怕的時候就看帥哥,反正帥哥好像不怕。”

拿著那天的錄屏和手機同步播放,慫人慫事。

大概一個小時以後,不知道影片還冇進入**還是倆人期待值太高,感覺有點無聊。

“還看嗎?”

伏念問周憶懷,她也說不太想看了。

大概下午五點,陽光正好照進客廳的落地窗。伏念冒出來一句

“這是在淨化我們嗎?”

周憶懷也盯著光看了一會,默默開口

“我餓了。”

“臣附議。”

商量了半天冇找到想去的地方,準備在家熱一熱中午的剩飯。

周憶懷去廚房把東西放進微波爐裡,伏念雙手合十祈禱

“希望在我出去上學的這半年在臨淇可以開上幾家好吃的店。”

晚上伏念拉著周憶懷出去遛彎,走到路口的路燈下週憶懷突然問伏念

“你之前說的那個人……”

伏念兩眼疑惑,想半天確實冇想出來說的啥。

“就是,你說他……”

記憶一下子被喚醒,那個時候苦情戲,感情上頭又敏感。不知道宗初到底知不知道,不知道他那個曾經到底是不是真的。

有點算瘋了已經。

那個時候一邊覺得自己下頭又做著下頭的事。

“不見麵就不想了,慢慢就忘了。”

上頭的時候確實很痛苦,情緒完全被彆人左右。

那個時候班裡麵差不多一起玩的人都能看出來伏唸的不對勁,慶幸的是他們從來冇有戳穿過,每次伏念失魂落魄的回來總是會拉著伏念加入他們在討論的話題裡,不讓她一個人在胡思亂想。

青春有很多忘不掉的東西。熱熱鬨鬨的運動會,偷偷摸摸吃零食,因為和好朋友同一節體育課而高興,在教室裡看電影,一片黑暗下彼此互說著新年快樂寫著小作文,因為我們知道冇有下一次。在宿舍裡熬夜跨年,收到彆人的驚喜,自己也惦念彆人。我們談過當下,談過過去,談過未來,一起看過初雪,在雪地裡留下希冀和秘密。

遇見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都是一生僅有一次的際遇,永懷感激,永遠向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