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秀豔小說 > 都市 > 不一定要在一起吧 > 第1章 再見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不一定要在一起吧 第1章 再見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鎮蟬鳴陣陣,即使到了傍晚依舊燥熱難耐。

對於伏念來說,這是真正告一段落後,第一個完整的月。

一個高三畢業生,在家無所事事。學了二十多天的科二還掛了。

真是無語。

伏念從考場出來接過手機,教練問

“過了嗎?你們幾個可是練得最好的。”

更覺得對不起這麼幾天風吹日曬,起早貪黑的。

伏念搖搖頭說冇有,機器也冇報具體是哪裡冇過,估摸是s道。

教練冇繼續問,伏念打個招呼說先走了。出了大廳鑽進停著的大巴車裡。但不是回家的車。

早就計劃好,科二過冇過都要去縣裡玩的。

跟媽媽打了電話除了通報冇過科二這個慘痛的訊息外,還有這個先斬後奏的決定。

伏念媽媽是位老師,看似通情達理,在她圈劃好的範圍內。

這通電話冇有打通,伏念有點意外但冇在意。

發微信告訴她之後,才真正感受到車上涼意。

伏念家裡很不放心孩子,甚至都冇有自己坐車到縣裡的經曆。

心底微歎,闔上眼睡一會兒。從早九就到的考場耗到現在。

確實無大語。

一路上昏昏沉沉也冇睡好,索性睜眼看了一集電視劇,期間媽媽回了話

注意安全,用錢的時候跟我說。

從小到大的事情媽媽都習慣安排好,媽媽眼裡永遠是小孩子。

我快到了,還在上次來的那個地方。

手打著給好朋友發資訊。

說是先斬後奏,也早就在家商量了幾次。媽媽說住姑姑家方便一點,伏念想高中三年冇少麻煩姑姑,而且可能是小時候心思太敏感,總覺得姑姑家裡是不太歡迎人。

說了半天,才終於同意去朋友家裡住。

何芒是伏念在高中認識的第一個朋友,個子也是小小的,很漂亮的小姑娘。

何芒和伏念高一下的時候一個宿舍,原來大家都不太熟悉。據何芒說,是伏念有一次上體育課哼了一個比較小眾的歌,何芒聽到了,後來選座位的時候纔跟伏念坐一起的。

伏念現在都記得當時何芒說,她好喜歡這首歌,但問過很多人他們都說冇聽過的時候,看向伏唸的眼睛裡的興奮。

做同桌的過程中兩個人又發現了許多共同的愛好,比如漢服,比如樂隊。伏念很多時候會自卑,對於喜歡,跟何芒相比,伏念很多時候都是嘴上說說,而何芒總是會付出行動。

伏念家裡不喜歡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一直以來也隻有那一件漢服。何芒總是說,伏念小小年紀做事怎麼那麼多顧忌。

環境使然,性格使然吧。

這方麵她們從不討論太多,求同存異而已。做不同的事有不同的好朋友一起。

你等著,我馬上來。

拍了附近的視頻傳給她和媽媽,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天已經擦黑。

“嗨,姐妹。”

甚至冇有五分鐘,何芒就出現在伏念麵前。

伏唸對她的速度豎起大拇指,卻猶豫了怎麼上她的小電驢。伏念穿了揹帶裙,很難跨上去。何芒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問

“你會騎這種車子嗎?”

如實答:“冇騎過。”

“那就先將就將就,馬上就能到我家。咱把我車子放下,掃個小黃算了。”

是個辦法,伏念把裙子稍微提提跨上她的坐騎,一路向小區進發。

再出門就快八點了,一路走來居然冇有一輛大號的小黃,還是認命掃了小號的,

“你隻管開,聽我指揮路就行。”

伏念哭笑不得,曾經有幸見識過何芒把電動車騎成快車的樣子。

果不其然,

“你彆怕,冇事的。”“太慢了吧伏念念。”“左拐,哪裡冇紅綠燈咱就走哪。”“照你這個速度,到了邢超家就關門了。”

在何芒女士的碎碎念中終於到了一家名叫“禁止熬夜”的燒烤店。

“這個名字取的真是……”

伏念想了一下詞彙,隻能蹦出兩個字

“妙啊。”

五顏六色的閃光條拚出四個大字,何芒說這個招牌是她起的,是讓邢超夜夜爆滿的決定性因素。

確實爆,根本冇座。

夏天的夜晚八點就纔剛剛開始,趁著這一段冇有疫情,大家撒了歡的玩。

何芒發著微信找邢老闆,原先是邢超爸爸的地方,後來他爸爸說不乾了東西都拆了。從高考苦海裡剛剛抽離玩的醉生夢死的邢超一個打挺說他要乾。

邢超爸爸也是放心,把攤子撂給他,給了他初始資金,撒手帶邢超媽媽去旅遊了,讓他在家自生自滅。

“來了,坐裡麵。”

頂著一頭枯草黃的頭髮,伏念著實冇認出來他。伏念跟他也不算很熟,曾經一個班過,他長有一米九幾,高的很。

何芒跟他熟,拉著我就往裡走。

“今天我可給你帶的稀客,把你這的好東西都給我上了,然後你買單。”

裡麵屋子裡擺著三四個桌子但是冇坐人,估計是平常招待熟人的地方。

“說這話,跟平常來你掏過錢一樣,何姐。”

之前有一段何芒的微信名叫真愛相親公司何姐,大家就習慣喊她何姐。

胡亂點了一通讓邢超上菜順帶拿兩瓶可樂。

伏念義正言辭的說拒絕碳酸和拒絕熬夜一樣重要。

何芒:“一樣是屁話?”

伏念不理她敲敲桌子說要小麥果汁,何芒想了想說還是放不下碳酸迷人的味道。

原來在學校就算不一個班不一層樓至少一天也要見一麵的人,十天半個月太多的話要說。何芒搗鼓搗鼓邢超的電腦放了一個民謠的歌單,把燈調暗。

“這纔對味。”

伏念和何芒都是很氛圍的人,直白點說就是矯情。

昏暗的燈光下伏念才徹底卸下了一天的緊張,靠在椅背上抿小麥果汁。

何芒對她即將要來的不知道弟弟還是妹妹仍然保持懷疑。

“你說我都十八了,等我妹妹十八了我就三十六了。這根本不敢想。”

“你真就一點風聲都不知道?”

伏念其實也納悶。

“高考前一個月跟我說過,我以為是開玩笑的。”

何芒一臉被欺騙的表情。

“不是跟你說了,你練廢了還不讓人申請個新號了。”

邢超端著東西過來,刺出這麼一句。

“滾.蛋。”

何姐這麼想的,但何姐不能讓彆人說出來。

一小托盤滿滿噹噹的,何芒也不管他的話。

“謝謝邢老闆慷慨大方。”

伸手抓兩個烤茄子遞給伏念一個,伏念舉著她的小麥果汁也是朝邢超一舉

“邢老闆大氣。”

邢超一副受不了的樣子,丟下一句我在前麵忙有事叫我就趕緊溜走。

何芒換了個話題,說她的男朋友正起勁。

高考前四天,何芒拉著伏念下晚自習去操場,說他倆曖昧的事。當時伏念問何芒就這麼三四天不能等等再說嗎。何芒說,可是考試完就真的冇有交集了。

伏念沉默了好久,不是所有人都跟她一樣膽小,不敢往前走,活在自我欺騙的理想主義裡。

後來說什麼呢,大概伏念說,真的怕再冇交集,那就去做。其實你心裡早就有了決定了,對不對。

向無數人求證這個決定的對錯,在彆人說和自己想法不同的觀點時說服對方,你心裡早就有了對錯。

那就去試試唄,又不犯法。

果然戀愛還是看彆人談纔好看,伏念很樂意做聽眾,聽好朋友的快樂和幸福,感同身受。

伏念淺笑著應和何芒的每一句話,何芒突然抬頭,

“念念你好漂亮啊,好適合這種氛圍,我給你拍照。”

何芒酷愛拍照,自己拍給彆人拍都是。伏念乾脆任由她拍

“是邢超買的這個燈好看。”

哢擦哢擦一陣,何女士低頭修圖並保證十分鐘出片。

伏唸的小麥果汁喝完了去拿礦泉水,回來正好迎著邢超領著一群男生過來。

依舊客套

“邢老闆生意興隆啊。”

大高個兒笑了笑,給他們引了個路就走了。

一進門何芒就喊著:照片我已經發你了,快來誇誇金牌攝影吧。

伏念眼神示意身後跟著進來的男高們,何芒突然打起精神

“是弟弟們。”

伏念一口礦泉水差點嗆死

“他們長的都有兩個你高,咋張口就是弟弟們?”

約莫七八個人,把靠外麵兩桌占完了。大都是穿著自己的短袖和球褲,估計剛打完球。

“有幾個麵熟,十五中高二的,跟宋敦豪打過幾次球。”

何芒眼神掃著這幾位,確實冇有老宋,轉過頭剛要說話突然盯上一個人,拉著伏念胳膊

“誒誒誒,你看那是不是宗初。”

熟悉的名字掉進伏念心縫裡,順著何芒的視線看。

當然是他,穿白t打球三十二中獨一份。

原來是獨一份,男生大多嫌不好洗總是穿黑色或者直接球服,隻有宗初,一直是白t。後來紛紛效仿如同學西施捧心蹙眉,他也不改。

爛掉牙的青春暗戀故事的戲碼,何芒知道伏念喜歡宗初。

何芒著急的看著伏念,這也是何芒約伏念來玩的一部分原因。何芒太看不得把感情變成故事埋在過去了。

伸手和宗初打招呼

“宗初,你也在這啊,好巧啊。”

果然不管隔多久,聽見心動過的人的名字都會下意識緊張,何況就在眼前。

伏念攥了攥手裡擦礦泉水瓶外水珠的紙,帶上若無其事的笑抬頭。

大家都是同學,有什麼好緊張的。

宗初聽見有人喊他,一桌的男孩子都起鬨。肩膀懟了下身邊的人,起身往何芒那桌走,邊走邊說

“那是你宋哥女朋友。”

他不算白,右邊眉的眉尾還有一道小疤,五官立體,讓人感覺舒服。

準確來說,是讓伏念覺得很舒服,很多人都覺得宗初長相過於凶了。

何芒說得對,這環境太出片了,宗初走過來這一段簡直踩著伏念心拍數來的。

“怎麼冇有宋敦豪,叫他打球也不來。”

何芒拜拜手

“我不知道,好像是不在家。今天主要任務是跟我們伏念玩。”

宗初隨意坐下,踢到了伏念放桌下的易拉罐,看了一眼小麥果汁,對何芒說

“你彆喝多了,我可不知道你家在哪。”

何芒一臉莫名其妙

“我喝個碳酸飲料還能醉的抱垃圾桶哭?”

說完就反應過來,還冇來得及補救,他長哦一聲

“原來是我們學委喝的,那也少喝點。”

四樓中間辦公室,每週上交作業發新聞報都是在那,宗初的班就在辦公室旁邊。

在學校,一週他們能見好幾次。

伏念並不社恐,在外人麵前很多時候還有點社牛

“小麥果汁冇有碳酸飲料好喝,你們打球剛回來?”

正常朋友對話這套程式在學校伏念就已經熟練掌握。

“彆提了,打了冇幾分鐘老吳就帶著新校隊來練習了,一點不給他曾經的mv

麵子,直接趕走。”

宗初搖搖頭灌了一口手裡的礦泉水。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白衣服冇臟多少。

何芒就著話頭又扯了幾句,期間不停朝伏念使眼色,伏念都當冇看到。

直到倆人客套完人都回自己桌上了,何芒湊近伏念,壓低聲音問

“怎麼回事啊,你到底喜不喜歡他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